_2142急不可待-权路迷局 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址_365bet线上娱_365bet注册开户

权路迷局

_2142急不可待

笔龙胆2018-3-6 17:3:48Ctrl+D 收藏本站

对于胡青兰的这一说法,梁健未予回应。他感觉,在胡首长的面前,自己不论如何评价都不合适,所以索性就不言。胡青兰看到梁健没有说话,端庄优雅的面孔转向梁健道:“怎么,不敢说,不敢评啊?”
    梁健报之一笑,说道:“不是,胡首长。我觉得我是没有资格评。我只是一个常务副省长,是做具体工作的,所以没有高屋建瓴的看法,现在想的只是把手头的工作抓好。”胡青兰道:“房地产限购限售这块你在主抓吧?”梁健点了点道:“算是。”胡青兰:“从昨天我们去的两个楼盘看,抓得不错,有成效啊。”
    梁健却说:“也就这两个楼盘抓出了成效,其他楼盘还是反复得很。”梁健没有说,这两个楼盘是作假的。胡青兰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又转向去眺望东湖美丽的晨曦:“梁健,你是越发成熟了。说吧,需要明天我在会议上帮你喊些什么?”梁健说:“胡首长只要对我们江中的领导,再强调一下华京方面对房价的态度就好了。”没有多余的要求,对首长有过多的要求怎么合适呢?胡青兰道:“这个没问题。该下山了,否则我那些警卫要急坏了。我上山的时候,让他们别上来已经为难他们了。”梁健道:“是啊,我送首长下去。”
    梁健就在前面带路,胡青兰由方华陪同着一起往下走。梁健心中还是疑惑,胡青兰为什么捡这么早上灵音山来?为的是什么?单单是看日出吗?不大可能,日出哪里不能看,非要上灵音山,这其中必有更深的原因,至于是什么,对梁健来说是一个谜。谜底什么时候揭晓,梁健也根本不知道。
    到了山下,胡青兰坐上警卫的车走了。那车原本隐藏在树丛之后。梁健则是坐上自己的专车走。梁健的车子刚走不久,有一辆车从临时停车场开了出来。车子上是目前已经在宁州市委办工作的林飞。他的手机中已经装了新拍的梁健照片。
    这天的主要任务是作风建设巡查。胡青兰上午去了北城区、又去了清江区的一个街道,与基层干部、百姓群众开展了面对面的交谈,以深入基层、深入群众的实际行动,展示华京方面改进作风的坚强决心。下午,就由派驻纪检组长吴汉贤带队开展了实地检查,胡青兰就留在宾馆。省委书记沈伟光、省长戚明也都留在了大院,不曾外出。
    到了下午三点多钟,宁州市委书记陈筱懿接到了电话,这是市公安局长姜海潇打来的。姜海潇报告说:“我们发现李瑞和金灿又坐了同一辆车出去了。”姜海潇奉陈筱懿的命,这段时间一直派人在跟踪李瑞和金灿的行踪。陈筱懿则是奉了省副书记高安雄的命。陈筱懿就问:“他们去哪里了?”姜海潇回答:“方向往望湖山居酒店,我们猜测又是那个房间。”陈筱懿就道:“你让当地派出所出动,以临检黄赌毒的名义冲进去,如果发现他们俩在床上就直接给我拍照。”姜海潇说:“要不要再向上面汇报一下?”
    陈筱懿想了想道:“好,我再向高书记汇报一下。你们先出动、先就位,等领导一同意就行动。”姜海潇:“好。”陈筱懿就向高安雄电话报告了情况,高安雄犹豫了:“胡首长在江中,这个时候合适吗?”陈筱懿道:“如果现在爆出来,李瑞和金灿这两个人的政治前途就毁得干干净净了。李瑞和金灿与梁健走得最近了,祛除了这两人,梁健就如缺胳膊短腿一般了。”
    听到陈筱懿这么一说,高安雄动摇了,说道:“我向戚省长报告一下再说。”高安雄就跑到了戚明这里,说了李瑞和金灿的事情。
    戚明听后,朝高安雄怪异地看了一眼道:“在今天的这个时候?高书记,你是要让我这个省长丢脸丢到华京首长那里去吗?李瑞这个时候出事,我这个省长也难辞其咎!”高安雄又说了陈筱懿的意思,说今天时机好,可以彻底终结李瑞和金灿的政治生命。戚明火了道:“反正今天不行,胡首长在江中的时候都不行。这个事情,我看要从长计议。”
    高安雄碰了一鼻子的灰回到办公室,有点恼火地打电话给陈筱懿:“这个事情算了,不要做了。”高安雄还把戚明的话,对陈筱懿复述了一遍。陈筱懿却说:“高书记,戚省长这么说的话,我倒是觉得,我们这个事情必须做。”高安雄拿着电话一愣,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陈筱懿就说:“今天是放倒刘瑞和金灿的最好时机。”高安雄不满地道:“这我已经知道了,但这个事情假如连累了戚省长怎么办?以后我们如何得到戚省长的信任?”
    陈筱懿说:“高书记,你听我说。我们可以秘密行动,让派出所将李瑞和金灿的不轨之事先拍照下来、记录下来,让他们画押签字,这两天先不曝光,等胡首长一走再处理。就算不处理,有这个把柄在手,还怕他们俩不听话吗?”高安雄听了之后,迟疑了。陈筱懿就继续说:“退一万步讲,就算是曝光了可能会影响戚省长,但是却影响不到高书记您啊!万一上面对戚省长追究了主体责任,将他调动一个省,这对高书记也是一个机会不是……”
    “这对高书记也是一个机会不是?”这话在高安雄的耳边响了好几遍,给高安雄带来就如“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难道自己的政治生涯可以梅开二度吗?如果真有这样的机会,谁又能放弃呢?陈筱懿最后总结:“高书记,这事情对您来说,是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何乐不为?”
    何乐不为?高安雄真是找不到什么理由不做了,就说道:“你去操作吧,但是不要留下明显的痕迹。”陈筱懿得到了同意,就高兴地道:“您放心。”
    这天下午,梁健也在办公室里,没有出门。今天是作风建设巡查,他不希望听到自己分管领域的部门和单位出现这方面的问题,假如真地被发现了,梁健也要第一时间解决问题,给华京的巡查组一个满意的交代。为此,梁健就呆在办公室里哪里都没有去。
    一个电话打了进来,是省公安厅姚勇的电话:“梁省长,我发现李瑞和金灿又一同去望湖山居酒店了,我的定位显示,他们走入了同一个房间。”梁健听到这个消息,心里真想大骂:这两个人难道真的昏了头!就算是闹出轨,也得看看日子吧。现在是什么时候?这是胡首长在江中视察的时候啊!这要是被人发现曝光,这两个人的前途就算是完了。
    梁健就赶紧对姚勇道:“你赶紧过去,在他们房门前等着我。不要让其他什么可疑的人靠近他们的房间。”也只要这样了,让姚勇先防护他们一番。等会自己到了之后,要好好批评他们。梁健立刻出了办公室,对牛达说:“你呆在这里,万一有什么情况,第一时间打我电话。”牛达看到梁健神色凝重,以为出了什么严重的事情,但是他知道现在最重要的是听从梁健的命令,坚守岗位。
    梁健让小傅以最快地速度赶往望湖山居酒店。但是他在路上忽然又接到了姚勇的电话。梁健忙接了起来:“梁省长,不好,在我们前面有一车当地派出所的人,冲向了刘瑞和金灿的房间。”什么?派出所的人?这是怎么回事?梁健立刻对姚勇喊道:“你上去阻止他们!”姚勇说:“来不及,他们在我们前面几百米,速度也很快。”梁健道:“反正不管怎么样,你们赶紧上去。我马上就道。”
    宁州市公安局长姜海潇也在派出所的车子里,只是没有出去,他给陈筱懿打了电话:“陈书记,我们已经出动了,很快就能撞门进入。不过,我发现后面有一辆省厅的车子啊。”陈筱懿道:“你别管是谁,只要能拍到照片就行。就算省厅的人,这些照片也别给,就说是我说的、高书记说的!”姜海潇道:“有了陈书记这句话,我就有数了!”
    派出所的人以最快的速度找到了刘瑞和金灿所在的房间,敲敲门,没有听到回答,几个人合力一脚就踹门而入。从门内就响起了金灿受到惊吓的惊叫声。随后派出所的人,就拿起相机一通乱拍。
    这时候,姚勇也已经跑到了过道里,看到房门已经被踢开,还传出了尖叫,姚勇想这事情麻烦了。然而,接着他却发现,那些闯入房间的民警却逐个退了出来,他们的照相机也已经没精打采的垂了下来。姚勇很是惊讶,赶紧跑过去,“走开,走开”,他拨开那些警察,跑进了屋子里。
    一看,呆了。只见房间里,李瑞、金灿和两名女士正在悠闲的喝茶。而那些民警站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那两名女士,正是胡青兰和方华。
    那些民警正要退出去,姚勇严厉地冲他们喝道:“你们一个都别想走!”
    (本章完)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