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2159意外的含义-权路迷局 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址_365bet线上娱_365bet注册开户

权路迷局

_2159意外的含义

笔龙胆2018-3-6 17:4:18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天早餐之后,毕部长一行就向镜州市进发了。为了轻车简从,一共只有毕华、曹也兴、苏小棚、梁健、王永梅和熊叶丽、牛达等七人。熊叶丽负责协调镜州市委组织部、牛达负责协调市委、市政府,这也是得到毕华部长同意的。
    前一天的晚上,沈伟光非常重视地给镜州市委书记鲁山打了电话,交待了接待的事宜,不能太过热、也不能太冷。所以,一早上镜州市委书记鲁山、市长齐山和组织部长周爱飞以及秘书等人,就在镜州南高速出口等候了。他们原本是想要在宁镜高速交界牌的地方去等候,牛达跟梁健汇报了,梁健当即就道:“在高速路上停着等,违反交通法的好不好?”于是,他们只好在出口去等了。
    鲁山和齐山知道毕部长等人乘坐的是一辆考斯特,他们也不敢乘坐专车来,也派了一辆商务车。梁健他们的车子出了高速,鲁山和齐山、周爱飞就奔上来,想要与毕部长握手。王永梅就对鲁山说:“鲁书记,你上车吧。其他人到了行政中心再说话吧。”齐山和组织部长周爱飞就只好回到自己的车上去了。
    上了考斯特的鲁山很兴奋地过来与毕部长握手,毕部长很平和地说了一声:“鲁书记好。”鲁山就坐在了毕部长过道对面的位置上,一只手攀住前面的靠背,稳住自己的身体,然后给毕部长介绍起镜州的经济社会发展情况来,还时不时用手指点着沿途的高楼、广场、大桥、医院等建筑进行介绍。每次的介绍都在五六句话之内就结束,却也把要点都讲到了、成绩也点明了,这也是一种水平。毕华部长微微点着头,梁健和王永梅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来。显然,市委书记鲁山态度是认真的、准备是充分的,刚才一路过来选择的路线也是最能体现镜州市特色的,梁健和王永梅大体是满意的。
    在市行政会议中心的会议室内,毕部长坐下来,左手平放在桌子上,右手端起了茶杯,习惯性地吹了一下茶叶,似是感叹地道:“镜州是多年不来了。今天一看,变化大,这次,可以说没有来错。”这就是表扬了,市委书记鲁山、市长齐山和组织部长周爱飞的脸上顿时就灿烂了起来。鲁山马上接口道:“我们盼着毕部长能经常来啊!一年多来几次。”
    坐在毕部长身边的省委组织部长王永梅笑着插话道:“鲁书记,你也太贪心了。一年来几次?毕部长其他地方不用去了呀?我们都不敢期盼毕部长到江中一年能几次呢!毕部长你说是吧?”
    王永梅虽然也四十来岁,但是说这话的时候却带着一份妖娆,给毕部长的感觉很舒服。毕部长就笑着道:“永梅同志,其他年份我可能来得少了一点,但唯独在你任上,我可一点都没有少来。今年,这就已经是第二次了。”王永梅侧头望着毕部长说:“谢谢毕部长对江中的特别关心。”大家就都开始笑了起来,气氛也变得融洽了。
    王永梅又问毕部长:“可以让镜州开始吗?”毕部长点了点头说道:“开始吧。”镜州市委组织部长周爱飞就开始汇报了。他汇报完毕,市委书记鲁山就进行补充,主要是汇报了如何贯彻落实华京关于干部工作的指导精神,如何将注重实干、作风正派的干部使用到重要岗位上去,促进了镜州市经济社会发展和社会稳定。听完汇报之后,毕部长对镜州的干部工作还是认可的,同时又提出了几点要求。毕部长只是按照一个稿子缓缓地念下去,当中并没有太多的发挥。但由于稿子中,本就渗透了华京方面的新精神,所以镜州市的领导听得很仔细,梁健和王永梅、熊叶丽也记了不少的笔迹。
    会议虽然不是特别长,但也已经到午饭时间。毕华要求就在食堂吃饭,午饭之后就安排了午休。从食堂出来之后,毕华对鲁山说:“鲁书记我有一位老友在你们这里的法华寺,所以下午想去看看。”
    鲁山满口答应。作为下面的领导,最担心的就是上面来的领导只谈工作、只看工作。因为任何工作都有不足的地方,领导走多了、看多了,总会发现其中的纰漏。特别是干部工作,能看出的毛病就更多了。如今,毕华副部长不再看工作,而是要去寺庙逛逛,这说明工作上的事情就告一段了,接下去就可以轻松一点。这对他们来说,就可以松一口气了。
    鲁山就让下面的人去安排了。
    下午,一行人就去法华寺了。但是,当他们来到法华寺山脚下的时候,梁健就明显感觉不对了,因为有七八个人在寺庙门口等着,从衣着来看,应该都是各级政府的人。人太多了!
    梁健扫了一眼,看到市公安局长郑东一也在。他就走上前去,问道:“这些都是公安的人吗?”郑东一摇了摇头回答道:“公安只有三人,其他的人是民宗委、区里和镇上的人。”毕部长也不满意了,看着那些人,冲边上的鲁山道:“人太多了。”鲁山立刻说:“是。他们呀,我也没叫他们来,怎么就来了这么多?”随后鲁山就对郑东一道:“除了公安,其他的人都散了吧。”郑东立马吩咐去了。
    很快,那些人就散去,只剩下了为数不多的几个公安。毕部长倒也没有太多的意见,只顾着往山上走去,他时不时地停下来,看看这里的古木、望望这边的台阶,不由感叹道:“智空会找地方啊!在这小山上,上山容易、下山也容易。但是,苍松翠碧、草药野兽,却是一样都不少。”
    仿佛专门为了印证毕华部长的话,一尾小松鼠从一个枝头跳到了另外一个枝头。大家都说:“松鼠唉,松鼠唉!”的确,久在大楼里呆着的人,偶然看到蹦跳的松鼠都会觉得很好玩!毕华向着山上的寺庙快步走去,其他人也赶紧跟了上来。
    到了寺庙之中,早就有主持迎了出来,向着毕华副部长合十施礼,毕华也还礼了。但是,他此行的目的,并非是来见这里的主持,而是来看他的故友智空大师。眼看自己很容易陷入这里的应酬之中,毕部长就朝梁健看了一眼。
    梁健会意,就对主持道:“主持师傅,今天智空大师在吗?不知可否知会一声,前来一叙?”梁健以为,智空大师应该在的,没有想到的是,主持却合十道:“各位领导,真的很不好意思,今天智空大师为了寻找一味药物,进入深山之中了。不知什么时候,才会回来?”听到主持这么说,毕华部长的脸上不由显露了失望的神色。没有想到,自己千里迢迢来到镜州,却见不到智空一面。
    这时候,主持却从袖中拿出了一个细小的卷轴,说道:“不过,智空师傅交托给我一样东西,转交给一位姓毕的施主。”姓毕,这一群人中也就毕华是姓毕的。市委书记鲁山差点就说,主持不要弄什么玄虚,这位就是毕部长。但是还没轮到他说话,梁健就已经将那个白色卷轴接了过来,打开之后,呈现在毕华部长的眼前。
    一首五言绝句写在上面:
    来者不知恕,
    人多处事难;
    太上无可逢,
    多年未见陪。
    毕华部长低声念诵了这首诗,一连念了好多遍。边上,鲁山、齐山、王永梅和熊叶丽等人都看了,感觉一头的雾水,还隐隐地感觉,这首诗里有些消极的意味在里面。政府机关的人,最忌惮的就是消极,最避免的就是玄虚。所以,他们看不懂,也就不愿意再去多看。
    市委书记鲁山更是不耐烦地问主持:“智空师傅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实在不行,我们派护林员去找,总能找到的!”
    毕华却抬起了手,制止了鲁山,然后对梁健说:“梁健,你也写一首诗吧,就当是答智空师傅这一首的。我希望他能早点来见我。”众人的目光都转向了梁健,熊叶丽和牛达都朝梁健投来了担忧的目光,他们有些怀疑,梁健是否有这样的文采。
    毕竟在政府机关呆得久了,领导能力、出口成章的水平可能很强,但是舞文弄墨却并不一定能行。但是,梁健却似乎没有太大的紧张,他笑了笑道:“那就要麻烦准备些笔墨了。”没有想到,里屋就有。
    梁健就在一张铺在桌上的宣纸上,用楷书写道:
    明日出山阿,
    天地永不二。
    七星绕一面,
    点滴在心店。
    毕部长在梁健挥毫的时候,就一直就在边上看着。等到梁健写完之后,毕华副部长低声念诵了一遍,然后朝梁健笑着说:“可以,虽然不是很工整,但是意思到位了。我们下山吧。”其他人听了之后,都是莫名其妙。他们都不知道毕部长说的是什么意思,也不明白梁健写的到底是什么含意!
    (本章完)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