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2163父女的踪迹-权路迷局 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址_365bet线上娱_365bet注册开户

权路迷局

_2163父女的踪迹

笔龙胆2018-3-6 17:4:25Ctrl+D 收藏本站

临走之时,洪子文还拿出了一张对折的纸张,递给了梁健:“说不定,这个你以后用得上。”梁健打开看了一眼,说了一声“谢谢,可能真用得上!”将这张特殊的纸就藏了起来。梁健的心里就更定了。
    洪子文和朱武林一离开乌山县之后,高安雄立刻得到了市公安局长王建宝的消息:“高书记,那两个人已经离开了,看来是没有收集到他们想要的信息。”高安雄总算松了一口气:“做得好。但是,你们现在切不可掉以轻心,毕华还在银怀,你们就一定要保持警惕。”王建宝道:“明白,高书记。今天还有一个好消息,晚上毕华接受银怀市委市政府的宴请了,市委刘书记,让我向您报告一下。”高安雄道:“这确实是一个好消息,让刘书记和李市长一定要陪好、喝好,多喝一份酒,就能少一份麻烦。”
    下午,牛达向梁健来汇报,说小五和镜州市公安局的秦队长等5名干警都已经到位,等候梁省长的指示。梁健就将那对父女的照片交给了牛达,吩咐道:“你把照片拍照后,发给秦队长,让他立刻开展搜救行动,照片要还给我。小五方面,让他赶到我们住的宾馆,开一个房间等候,晚上我有事情让他办。”牛达马上去办了,他隐隐地感觉到晚上可能会有惊心动魄的事情要发生。但是,他没有细问,而是选择去把手头的每一件事情办好。
    毕部长没有再去看点,而是突然提出去烈士林园献花。这一举动,大出市、县领导的意料之外。但是毕部长却说:“你们这里的烈士林园,埋着民族解放战争的2500多名革命先烈,他们都为国家独立、民族解放做出了巨大贡献,这一点我在党史上就看到过,很感动。所以今天我要瞻仰。”既然毕部长要求,大家挡也挡不住,市委书记赵刘光立刻命人去准备,却被毕部长叫住了。
    毕部长道:“什么都别准备。只要让人把烈士林园的门打开就行,别用我们世俗的一套去骚扰先烈们的在天之灵。”赵刘光就没办法说什么了,朝下面的人使了个眼神。
    一行人来到了烈士林园,也不知是有关部门准备的,还是园林的管理人员准备的,边上还是放了很多的花环,用来献花之用。这些花大都是菊花。因为毕部长有言在先,所以毕部长没有发话,谁也不敢把花拿过来。
    王永梅在一边轻声地说:“毕部长,既然银怀市准备了花环,您就献个花吧。”毕部长道:“我让他们不要准备,却还是准备了。现在既然买来了,那就献吧,否则就是浪费。”听毕部长这么说,市长李惠就赶紧跑上去,捧着一个花环来给毕部长。毕部长看了她一眼,接了过去,献到了花坛上,并深深鞠了一躬。其他人也在现场献花、鞠躬。
    毕部长转过身来说道:“革命先烈,用他们的生命树起了丰碑,用他们的行动告诉我们什么是牺牲和奉献。我们生活在和平年代,享受革命先烈胜利的果实,千万别辜负了国家的重托、人民的重托和先烈的重托。我们有些干部,还在做一些无法无天、以权谋私的事情,应该感到汗颜和愧疚,继续下去必将受到法律的制裁和人民的唾弃。所以,我们要经常用革命先烈的事迹来警示我们的行为,净化我们的心灵!”他带头又先纪念碑鞠躬,其他人也一起鞠躬。
    市委书记赵刘光和市长李惠听着这些话,脸孔上不由有些发热。一起陪同的县委书记郁波红心理有些乱跳,猜不透毕部长这些话,是否有所指。每个人的心里都有想法,因为在官场的每个人,多多少少都藏着些鬼胎。
    即便是梁健,他也感觉,与先烈们那种牺牲精神相比,自己做的实在还太不够。
    然而,从烈士林园出来之后,县委书记郁波红就想:“这些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要与时俱进。高书记那么大的领导,都在做那些事,相比较而言我这点事情,又算得了什么!”这么一想,郁波红就将在烈士林园中感受的不安,尽数抛诸脑后了。
    晚餐安排在县城的一家高档农家乐里。县政府这天晚上将农家乐包了下来,其他客人一律不准接待。坐下之后,市委书记赵刘光就问毕部长喝点什么酒,茅台、五粮液、法国红酒、几十年陈绍兴黄酒他们都备了。毕部长说:“就喝当地老百姓最常喝的酒吧。”这有些为难刘书记了,因为他不清楚当地老百姓最常喝的到底是什么酒。
    坐在一边的熊叶丽就说:“我听说,当地的米酒还不错。”毕部长道:“还是叶丽部长清楚,就喝点米酒吧。”于是就上了米酒。毕部长意思到了就不喝了,王永梅部长、梁健和熊叶丽等人也没有多喝。但是,对市委书记赵刘光和市长李惠来说,各位领导已经给了面子了。
    回到宾馆是八点左右。梁健没有洗漱,坐下来喝茶,他在等着市里的人都离开酒店。到了八点半的时候,给女副县长何洁玉打了电话:“你现在过来吧。我八点四十五分下来。”何洁玉道:“我就在附近!我八点四十五分准时到楼下接您。”梁健就打了电话给小五:“等会我会上一辆车,你跟在我后面。”小五当然明白梁健的意思,说:“是。”
    梁健让牛达留在宾馆,万一毕部长这里或者宾馆里有什么事情,立刻通知他。牛达虽然没有跟梁健一同出去,但是他知道自己的责任也很重。
    八点四十五分,梁健准时来到了宾馆楼下,一辆路虎车就从门厅下面开了上来。透过玻璃窗,梁健看到了车内坐的是一个美女。正是女副县长何洁玉。梁健打开了车门坐了上去,车厢内有淡淡的女子清香。何洁玉朝他一笑:“梁省长,您好。”梁健说:“麻烦你来带我了。”何洁玉说:“是我要感谢您才对。戴上这个吧。”梁健看到何洁玉递过来的是一个防雾霾口罩。
    何洁玉说:“既防雾霾,也防摄像头的拍摄。”梁健接过了口罩戴在了脸上。车子就启动了,向着酒店外面开了出去。一会儿,又一辆车子的灯亮了起来,也跟了出去,这是小五的车。
    但是,小五的车开出没有多久。又有一辆车也开出去了。
    何洁玉很敏感,车子开了两公里,就对梁健说:“梁省长,我们可能被人跟踪了。”梁健通过后视镜看了一眼后面,对何洁玉说:“没关系,是我的人。”何洁玉这才放心地点了下头:“梁省长,我先带你去看看真实的小商品市场。”梁健点了点头。
    一个电话在乌山县委书记郁波红的手机上响了起来,报告了对副县长何洁玉的监视情况。郁波红听了之后,将手机狠狠往桌上摔了一下:“吃里扒外的娘们,我费了好大的劲提拔你当了副县长,非但不记我的好,现在却带着姓梁的去揭我乌山的短!”他的眼珠闪着狠光,对电话那边说:“盯紧他们。必要的时候,就假扮是外地人,将他们……”
    何洁玉带梁健看到的才是小商品市场的真实面露,在巨大的交易市场背后,是各种低小散作坊,拥挤的街道,垃圾成堆,街面上都摆满了各种货物,打工者来来往往,工作区、住宅区、饮食区混在一起。何洁玉带着梁健,装作是看货的人,走入了一间作坊当中,一个房间里几十个人在制作塑料、玻璃制品,还看到有些工人七八个人拥挤在一个小房间里住宿,里面热得快、手机插头、炒锅等堆在一起。这就是小商品市场打工者工作和生活的场所。看了之后,梁健感觉到很震惊。
    当他们看了几家出来,瞧见对面路上的一个烧烤摊,忽然有人打了起来。一个拿着五根羊肉串的打工仔,被几个人追打。打人的几个又骂又喊:“打死这个外地人!打死这个外地人!TM,竟敢抢我们老板的物流生意。”那个羊肉串打工仔被踢翻在地,羊肉串全部散了,他从地上爬起来就跑。梁健也有些心悸:“当着大街就打人,这里的治安怎么会乱成这样?民警呢?都去哪里了?”副县长何洁玉道:“这些人都是张宏达的人,张宏达由郁波红罩着。小商品市场每天向全国各地,甚至非洲、中东国家发货,对物流的需求很大。张宏达的管理公司掌控了这里的物流,有些外地来的人也看中这一块,但凡想要插手的,都会遭到张宏达下面那些人的打压。像刚才这样被打的外地人每天都有。民警因为郁波红的关系,根本就不会管。”
    这样就说得通了,目无法纪、无法无天,一般都有保护伞。“梁省长,我们上车吧!”何洁玉说,“我再带你去看看别的地方。”梁健就跟着她坐上了车子,看到的其他几个地方也很乱。梁健很震惊,江中治下,还有这样的地方!
    牛达的电话过来了:“梁省长,镜州的干警找遍了县城,还是没有发现那对父女的踪迹。”
    五个干警,的确是少了点,在县城里找两个人犹如大海捞针。但是,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梁健只好道:“继续让他们找。你也把秦队长的电话给小五了,也让他们加强联络。”
    如果今天晚上找不到这对父女,明天梁健就要陪同毕部长回宁州了。毕部长不可能在这里待太久。梁健真正开始担忧了起来。
    女副县长似乎听到了什么,就转头问梁健:“梁省长,您在找什么人吗?”梁健本来不想将那对父女的事情拿出来说,但是他对何洁玉还是信任的,加上镜州的干警一时半会找不到人,梁健就将随身携带的照片给何洁玉看了。
    何洁玉一看,就道:“照片中的这对父女我知道。父亲叫吴成,他女儿叫吴欣月,是一对很可怜的父女,他们近年来一直在上访。”梁健看何洁玉很清楚,就说:“华京方面已经介入有关官员的调查,这对父女很关键。但目前找不到他们,你知道在哪里吗?”何洁玉想了想道:“也许在那里!我带你去。”梁健一下子就振奋了:“好,快!”喜欢我,可以关注我的个人微信公众号:行走的笔龙胆。
    (本章完)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