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2171戚明阻扰-权路迷局 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址_365bet线上娱_365bet注册开户

权路迷局

_2171戚明阻扰

笔龙胆2018-3-6 17:4:39Ctrl+D 收藏本站

金灿走了进来,她头发剪成了碎发,微微垂于两耳以下,还不到肩头,脸蛋精致而光洁。她今天身穿的套装,胸口不低,但是饱满的部分还是高高隆起。总的而言,梁健看到的是一个更加精神焕发、气质优雅的金灿。权力可以改变一个男人,同样也可以改变一个女人。当了政府秘书长后的金灿与当副秘书长时的金灿,也是大不相同。
    梁健见到这样的金灿,不知为何,心情都大好了。他说:“金灿,看来秘书长这个岗位你适应得很快。”金灿没有笑,却是很沉稳地道:“其实才刚刚开始,复杂的事情都还没有遇上过呢。李秘书长说,让我要有心理准备,任上肯定会碰上问题,也许是很复杂的问题。”梁健笑了笑说:“我们工作的主要任务,就是解决问题。问题永远都会有,也永远解决不完。当干部的,就是在解决问题、处理矛盾中,丰富自己的经验、完善自己的人格。想明白这一点,也许就不会太担心未来的问题和矛盾了。”
    其实金灿这几天,为了适应秘书长这个新的、更重要的岗位,心里还真有些焦躁、不安和紧张。此刻,听梁健这么一说,她是真的有些领悟了:当领导就如冲浪选手一般,问题就如冲过来的海浪,如果你把它看成是可怕的东西,那就会度日如年、处于焦虑当中;但如果视之为一次次的挑战和训练,那心态就完全变了,甚至会渴望这样的挑战。金灿说道:“谢谢梁省长的教诲。”
    梁健笑道:“教诲谈不上,只是跟你分享一下我的体会和感受。对了,你手里拿的是什么?”金灿就将手中的文件夹,翻开,送到了梁健的跟前。梁健看到这是一个方案,标题是《关于省政府办公厅内设机构中层竞争上岗的方案》。梁健点了点头道:“是该搞一次竞争上岗了,年轻干部积压不得。”这是梁健一贯的想法,他自己也是从乡镇上来,曾经就被领导打压过,感同身受,为此也不希望手下的干部遭遇那种苦苦等待的情绪。这种情绪,搞不好就会让人心变异。
    虽说,人会在挫折中成长。但是,梁健更相信一个有希望有盼头、有优胜有劣汰的良好环境,更加能促进干部的成长。他再次嘱咐:“这次的竞争上岗,要体现公平竞争,不应该只是提拔领导身边的人。”金灿道:“是,梁省长。李秘书长临行前,就把你的这点要求对我强调过。我们也一定会去这么做的。”梁健心想,看来李瑞虽然去华京比较仓促,但是方方面面他都照顾到了,也交待好了。下次去华京,要去看看他。
    梁健稍稍浏览了一遍方案,只看了目标岗位和职数,就在上面签了个字。梁健现在对金灿的工作很放心,这也为他自己节约了不少的时间。金灿将文件夹合上了,又对梁健说:“梁省长,现在我的岗位发生了变化,梁省长你这里我还是会顾,但是可能精力上会顾不过来。上次,梁省长说过已经物色了副秘书长人选,是不是可以早点到位?”
    梁健微微抬起了头,他说:“上次,这个人选已经提交省委常委会了,但当时副书记高安雄提出了反对意见,就被否决了,常委会上说下一步要对这个岗位实行竞争性选拔。”金灿道:“现在情况不是发生变化了吗?高安雄已经被移送检察机关。我认为,梁省长可以再向两位主要领导去争取一下,说不定会有结果,这毕竟是梁省长自己的副秘书长啊。”
    梁健看了眼金灿,觉得她的建议不错,说:“好,我去跟两位主要领导争取。这个事情的确要尽快落实掉,否则会把你累垮,也会耽误工作。”
    金灿出去之后,梁健就去了沈伟光那里。正好沈伟光有空,梁健就走入了沈伟光的办公室。沈伟光在办公桌后面,请梁健坐了。等小卢上了茶之后,沈伟光双手在椅子扶手上缓缓来回捋着,说道:“梁健同志,你来得也正好。如果你不来,我这两天本来就想找你谈谈。”梁健道:“沈书记请说。”沈伟光意味深长地叹了一口气,道:“前期是陈筱懿、刘甫团,这次又是高安雄,一年之内,领导班子成员有三个出事。我现在每天就跟脚下踩了雷一般啊,不知道下一个会是谁炸了。我也不知道,华京会怎么看我们这个班子?”
    梁健看到沈伟光脸上的忧色并非像是装出来的,他就说道:“沈书记,其实我觉得,沈书记倒也没有必要为这个事情忧虑。他们三个人出事,大部分还是跟他们以前的所作所为有关系。我相信华京方面应该也能理解的。”沈伟光摇了摇头道:“守土有责,守土负责啊。在一天岗,就有一天的责任。前任的责任,华京会追究;现任的责任,华京也会追究。这不仅仅事关我这个书记一个人,也涉及到每个班子成员的命运,甚至关乎江中的事业和老百姓的生活。我们这个班子真的不能再出事了。梁健同志,你说是不是?”
    说这话的时候,沈伟光的目光直勾勾地盯着梁健。梁健起先还有些奇怪,但是不一会儿他就立刻明白了沈伟光的意思。无论是陈筱懿、刘甫团和高安雄的落马,都是跟他梁健有关系。作为掌控整个江中大局的省书记沈伟光,怎么可能会对此一无所知呢?所以,沈伟光才会有意识地对他梁健说出这番话来!
    梁健领会了沈伟光的意思之后,就说道:“是啊,江中需要一个稳定的政局,也需要一个勤廉的班子,来推进各项工作任务。”沈伟光这才点了点头道:“是啊,时不我待,年底将近,各项工作任务如山头一样压过来了,特别是国际互联网大会的安保任务,出不得半点的差错。梁健同志,这段时间要辛苦你多操点心了。”梁健回答道:“不辛苦,这是应该的。”
    沈伟光又道:“我要跟你沟通的事,已经说完了。你这次过来,也有事吧?”梁健答道:“是一件小事。我这边,因为金灿同志提拔担任了省政府秘书长,我就少一个副秘书长来联系分管的部门。长此以往下去,也不是办法。上次常委会上,组织部提出了镜州市的朱怀遇同志,但是高安雄反对,这个事情就搁浅了,说要等竞争性选拔。竞争性选拔需要时间,我不知道省委什么时候能搞?本来是可以等,但年底工作任务重了,我怕没有副秘书长会严重影响工作。”
    沈伟光道:“这个事情是小事。当时若不是高安雄反对,我当时就认为还是通过算了。毕竟,竞争性上岗我们也搞了好多年,提拔上来的干部,你说有多优秀,也不见得。所以啊,我这方面没有什么意见。这个事情,你跟戚省长汇报好,他同意了就调人吧。”没有想到,沈伟光这么爽快就同意了。梁健说了一句“谢谢沈书记”,就告辞离开省委,去了省长戚明这里。
    戚明也是刚刚开完一个会议,梁健汇报了调一个副秘书长的意思之后。戚明沉吟了一会儿道:“我记得,这个问题上次常委会上已经讨论过了,要通过竞争性选拔的方式来产生省政府副秘书长吧?”梁健说:“当时,要搞竞争性选拔的事情,是高安雄提出来的,而且他当时提出的人选郁波红,也多多少少有问题。现在已经到了年底,各项任务都比较重,我怕到时候要忙不过来。”
    戚明却坚持道:“高安雄虽然被免职了,但是他说要竞争性选拔的建议,并没有错。我们不能因人废言是不是?你看中的朱怀遇是一个一般岗位的正处级干部,就这么提拔担任省政府副秘书长,恐怕很多正处级干部、副厅级干部都不服。如果,你看中了省直部门的哪个副厅级干部甚至正厅级干部,你调过来,我没有意见。但如果看中的还是镜州的那个干部,我的意思是等一等吧。至于工作方面,就艰苦一下吧。作为省政府的党组书记,对干部任用的入口关,我还是得牢牢把住啊。这一点,梁省长你要理解我。”
    我理解你个球!梁健差点就爆了粗口。但他最终还是忍住了。回到了办公室之后,梁健就打了电话给熊叶丽,问她,上次常委会上说要开展副厅级干部的竞争选拔,组织部确定开展的时间了没有?熊叶丽却道,最近都不会再搞了。梁健很是惊讶,问为什么。
    熊叶丽解释道,关于竞争性选拔干部工作,华京方面有了新的精神,要强化党-管-干部的原则,副厅级及以上干部,原则上不通过公开选拔的形式产生,要求各级党委切实承担起培养好干部、教育好干部、使用好干部的工作,切实把党-管-干部工作牢牢抓在手上。
    熊叶丽还说,就在前天,王部长还带着她分别向沈书记、戚省长两位主要领导作了汇报。
    这么看来,戚明根本就知道近期不会开展竞争性选拔工作,却还要让他等!
    (本章完)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