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99抢功-权路迷局 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址_365bet线上娱_365bet注册开户

权路迷局

2199抢功

笔龙胆2018-3-6 17:5:28Ctrl+D 收藏本站

    当天,杨琴就到达了华京。她在老首长的门口足足等了五个小时,才得到了接见。杨琴知道老首长好茶、好茶具,临行前将极品龙井和一套六位数的茶具带了上去。老首长看到了茶具之后,对杨琴道:“杨琴啊,虽然你也好久没来了,但是你还是记得我喜欢什么的。”杨琴马上说:“老首长,虽然杨琴不常来,可心里无时无刻不想着老首长啊。”老首长道:“你也算是有心,今天我出门了一趟,让你等了五个小时,你还是在这里等着,心是诚的。说吧,有什么事啊?”

    老首长年纪大了,但还是能洞悉人心。杨琴此番过来肯定有事,这一点老首长早就看穿了。杨琴知道,再绕弯子也没啥什么意义,就坦言了在江中的问题,自己分管领域出了麻烦,死了两个儿童的事情。老首长听了之后,就将茶具放在了边上,用老眼犀利地看着杨琴:“我曾经就多次对你们强调过。一个职位,更多的不是权力,权力当然有,但是更多的是责任。如履薄冰、如临深渊,就是这个意思,只要一放松心神就会粉身碎骨。”杨琴眼睛红了,开始掉眼泪了,抽泣地说:“老首长,这次如果您不帮我,我就真的没有出路了。”

    女人的眼泪终归是有用的。尽管杨琴也已经是五十来岁的人了,但是在老首长的眼中,却始终是一个小女孩。老首长不忍地说:“你也知道,现在情况不一样了。什么事情,并不是我们这些老古董说一声就能算了。不过,我也是看着你长大的,你今天在我这里哭,我如果见死不救,也是不忍心啊。”杨琴马上收起了眼泪,说:“谢谢老首长、谢谢老首长!”

    老首长又盯着杨琴问:“我可以帮你去说,但是你得跟我保证,在廉洁的底线上你没有问题!工作上出点事故,这是可以原谅的,谁人没有犯过错误,我们都是从错误中汲取教训过来的。但如果在廉洁上出了问题,就是腐化堕落,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就算今天救了你,明天还是救不了你!所以,你要向我保证没有那方面的问题,如果有的话,你现在就可以回去了。”

    听了这些话,杨琴的背后已经被汗湿了。但是她没有办法,为了自己,她只能骗一次老首长:“我保证没有这方面的问题,老首长。”老首长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那就这样吧,我拉下这张老脸去保你。”

    没有查不出的问题,只有查或者不查的决心。张棕富按照章平心的要求,这次是认认真真地去查了。查出的结果,比预期中更加触目惊心。张棕富向章平心做了详细的汇报。章平心与沈伟光书记约了下午四点钟,到沈伟光这里汇报情况。

    下午三点半,沈伟光却让梁健来到了自己的办公室。梁健坐了下来,小卢给他上了茶,沈伟光从自己的办公桌抽屉之中,取出了一包香烟。他说:“梁省长,这是你最喜欢抽的烟吧?”这是一包软中华。沈伟光抽出了一根递给了梁健。梁健接住了说:“沈书记有心。”但是,梁健没有打火机,他平时都已经不抽烟了,所以也没随身携带打火机的习惯。

    沈伟光却已经拿出了一个,打着了火,伸到了梁健的面前:“我平时办公室,已经不抽烟。也就你来,跟你抽一支。”这等于是高级待遇。梁健就说:“谢谢沈书记。我平时其实也抽得少,如果不方便,我们可以不抽。”沈伟光自己也抽了一口,说:“没事,没事,抽吧。这次问题疫苗的事情终于算是平息了。梁省长功不可没。”梁健谦虚道:“我也只不过是凑巧认识两位专家而已,其他也没帮上什么忙。”

    沈伟光却晃了晃手中的香烟道:“梁省长谦虚了,说实话,到了我们这个层面也不看具体做了什么事,反而,认识什么人、与什么人保持良好关系、关键时候得到谁的帮助,才是最重要的事情了。”梁健也不说话,点了点。

    沈伟光又说:“疫情虽然控制住了。但是,深层次的问题还没有解决。接下去我们必须处理人,否则难以向公众交代啊。”梁健说:“沈书记说的是。灾难有两种,一种是天灾、一种是人祸。这次的事情就是人祸。凡是人祸,我们就应该彻查,不仅是给公众一个交代,更为建立更加完善的制度,来防止人祸的再次发生。”

    沈伟光用手在桌子上一拍道:“你说得合我的心意,我也是这个意思。所以,下午我让章平心同志过来,就是商量这个事情。”此刻,沈伟光的秘书敲门进来,他身后跟着的就是省纪委书记章平心。梁健与章平心的眼神交流了一下,随后就主动站了起来,对沈伟光说:“沈书记,你们商量事情吧,我先出去了。”

    “哎,梁省长,你别走。”沈伟光从座位后走出来,对梁健说,“我们一起商量。”梁健和章平心一愣,按照职责范围,梁健是常务副省长,主管政府日常工作,涉及干部提拔任用和违纪干部处理的事情,理应不该参与。但是,这番沈伟光却偏偏让梁健留下来。梁健慨然一笑道:“沈书记,你们要讨论的可都是机密,我就不参加了吧?”

    沈伟光却说:“梁省长,你也是常委,没有那么多讲究。这个事情我心里有数,如果不适合你参加,我会让你回避的。但是,这次,我和章书记都很希望能听到你的意见。”章平心也朝梁健点了下头,表示他也没有要对梁健保密的意思。梁健这才坐了下来,道:“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章平心本来就多带了几分资料,给沈伟光、梁健各一份,然后开始汇报了起来。梁健原本也猜测到,发生如此严重的问题疫苗问题,背后肯定有严重的监管漏洞和利益交换。没有想到,却是如此严重!简直是潘浩一个人,将江中大部分涉及疫苗接种的医院及其主管人员给腐蚀了,初步估算涉案金额就达上亿,细查起来,还真不知道有多少了!

    梁健简直就想要拍案而起,喊“查,好好地查”。但是,最终他没有将这份冲动说出口来。因为不合适。梁健也就忍住了,表面上很镇定。这时候,沈伟光也已经看完了,将那份资料狠狠地摔在了办公桌上,一时不说话。过了好一会儿才对章平心道:“章书记,你说说看,下一步怎么办!”

    章平心只说了一个字:“查。”沈伟光抬起了头来,看向章平心:“对厅级及以下的,你放手去查,一个个的查实。我问的是,其中涉及杨琴同志的问题,你打算怎么处理?”章平心道:“杨琴同志,是华京管理的干部。我只有监督权,没有查案权。我会把有关问题线索,上交华京。”沈伟光点了点头,正要同意,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因为三个人一直在投入地探讨,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就显得很有些刺耳。沈伟光的手机放在他办公桌上,他慢慢走过去,但是当他看见了手机显示的号码时,就立刻抓了起来,来到了窗口:“首长,您好。嗯,我听着呢……”然后,沈伟光就一直在听电话,大概五分钟之后,他才放下了手机,回到了沙发上,看了看章平心和梁健说:“关于杨琴同志的问题,恐怕得缓一缓才能向华京报告。”

    章平心一听,为难地道:“这不符合要求,华京方面非常明确,对涉及华京管理干部的问题线索,必须及时上报。”沈伟光知道章平心刚直,如果强行阻止恐怕会跟章平心弄僵,就道:“对杨琴同志的问题线索,你们已经收集完全了?找到明确证据了?”章平心想了想道:“这倒是没有,线索是初步的。”沈伟光就说:“既然证据还没明确,就继续收集,尽量将问题线索搜集得全面一些,再上报华京纪委。”这样一来,其实也规避了时间方面的要求。

    沈伟光又看向了梁健:“梁省长,你怎么看?”梁健猜到沈伟光肯定接到了一个重要电话,所以态度才会改变。假如他梁健执意要坚持,恐怕不是时候,效果也不会太明显,于是就说:“关于这个问题,不是我的职责范围,两位书记拿主意吧。”

    沈伟光当即就道:“那就这样吧。章书记,国际互联网大会马上要召开,你们的调查取证工作要在极其保密的情况下进行,更不能外泄给新闻媒体,保密意识要增强。杨琴同志的问题线索,再弄清楚一些,要对人家负责啊,毕竟是我们的副省长。”章平心心有不甘,但还是说:“明白了,沈书记。”

    杨琴回到了江中,接到了老首长的电话,说这个事情暂时应该没问题了。杨琴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她脸上的神采也恢复了一名女副省长的样子。

    段首长的手中,刚刚拿到了一份材料。这份材料正是互联网大会筹备指导组长、挂职江中省副书记北川几天前呈上来的,他也已经呈送了上去。如今,刚刚批示下来。

    段首长看到上面的批示:彻查江中医疗系统问题。北川同志汇报及时,工作值得肯定,望再接再厉,指导好互联网大会筹备工作。

    段首长将这个批示转交下面处理。同时,给北川的父亲北国去了一个电话。北川也很快得到了这个消息,心中对老辣的父亲很是佩服。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