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4危险-权路迷局 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址_365bet线上娱_365bet注册开户

权路迷局

2244危险

笔龙胆2018-3-6 17:6:48Ctrl+D 收藏本站

    吃完了饭,梁健和胡小蓝就跟女副县长何洁玉告辞了。何洁玉挽留道:“其实,我是希望你们晚上能留在乌山的,我都可以替你们安排好。我自己请客给你们订房间。”这位家庭条件很不错、差点就辞职的女副县长很可爱,梁健是打心眼里认为,这种当官不是为了钱、也不是为了名、而是为了一份事业心的女干部,才是应该重用的女干部,他笑着对何洁玉说:“晚饭你已经请了。我们时间有限,想多跑几个地方,多看几个地方。下次,小蓝董事长还要来投资酒店,我们接触的机会多得是,你要请客机会也多得是。我这里,也欢迎你来宁州。”

    何洁玉听梁健这么说,也就不再勉强了,她说:“那好,等着梁省长和小蓝董事长再次到来。”她与胡小蓝、梁健大方的握手。梁健握了下何洁玉温暖的小手,不敢多握,就与胡小蓝上了车。何洁玉瞧见他们的大奔朝前开去,她发觉自己的心里头微微有些异样。坦白讲,她是希望在车子中的不是胡小蓝而是自己的。然而,她却只能看着他们渐渐地远去。

    因为胡小蓝已经开了一整天的车了,梁健不让胡小蓝再开,他把握着方向盘,上了高速,向着几十公里外的银怀市区开去。大概也只开了半个小时,他们来到了网上预订的酒店。他们不想太高调,所以订了一家四星级酒店的两个单人间。现在的酒店入住都是实名制,两人的身份证都需要出示。

    梁健和胡小蓝都带着防雾霾口罩,去办理了登记。服务员让他们将口罩摘一下,核对了一下脸孔,觉得没有问题,才将身份证还给了他们。服务员还有意识地看了一眼梁健。梁健担心他会认出自己,赶紧戴上了口罩。服务员还问:“先生,您经常来我们这里住宿吗?我怎么看您这么眼熟呢?”如果是关注江中新闻的人,应该能够认出他是常务副省长。不过,这男服务员是个九零后,明显不太关注政府新闻,有空的时候玩得最多的也就是王者荣耀。所以对梁健也只是似曾相识。

    胡小蓝马上说:“小帅哥,我们常来的。”服务员说:“不好意思。请拿好你们的房卡,电梯在那边。”梁健和胡小蓝就取了行李上楼去了。梁健帮助胡小蓝将行李推进了房间当中。胡小蓝说:“我这次待遇高了,让梁省长帮我拿行李。”梁健笑笑说:“男士为女士服务,应该的。你早点休息。”胡小蓝说:“你也是。”

    梁健进了房间之后,就开始洗澡。洗完了澡之后,他用浴巾一裹,开始整理起了自己的衣物,他用裤架夹住了内衣,正要晾起来,却听到了门铃。他问了一句:“是谁啊?”胡小蓝的声音就传了过来:“是我,我房间里的吹风机好像不太灵,想借你的用用。”确认了不是别人,梁健就去打开门。

    身穿一袭白色睡衣的胡小蓝,俏灵灵地站在他的面前。她的发丝因为没有吹干而略显潮湿。却让她原本恬淡的脸上多了一丝妩媚,更有一丝柔发碰到了她的唇角。梁健被这一份美惊得一愣,很想用指尖去将她的这一丝湿发抹到正常的位置。

    发愣的不仅仅是梁健,胡小蓝也是一愣。她这一愣,是因为瞧见梁健的手中,拿着一个裤架,裤架上是他的内裤。胡小蓝恬淡的脸上,此刻也泛起了红晕,说:“梁省长,这个能不能先挂起来。”梁健也是一阵不好意思,他忙说:“对不起,我这就挂起来。你请进来吧。”他让在了一边,让胡小蓝进入了房间。胡小蓝走过去的时候,从她的发端散发出缕缕清香,这应该是她的体香。孤男寡女,梁健感到喉咙发干。

    他得找点话说:“你头发都湿着,小心感冒,快吹干吧!”梁健找到了吹风机,递给了胡小蓝。胡小蓝接了过去,吹干自己的头发。她吹头发的时候,一只手轻微抚弄自己的秀发,另外一只手拿着吹风机,手臂弯到了耳侧,姿势也十分的优美。梁健说了一句“我去换一下衣服”,他就抱起了自己的衣服,进了洗手间,换起了衣服来了。他担心,用一条浴巾裹着身子与胡小蓝同处一室,万一有人冲了进来,就说不清了。当然,梁健也知道,这种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的,但是在该谨慎的地方,梁健还是很谨慎。

    等他换好了衣服出来,胡小蓝也已经吹干了头发,将吹风机放在了一边,说道:“谢谢了。我过去了。”梁健看了她一眼,胡小蓝犹如脱俗的青莲,让人赏心悦目,有她在房间里,整个房间也会变得有意思很多。但是,他们毕竟不是夫妻、也不是男女朋友,他留她没有理由。于是就淡淡地说:“晚安。”胡小蓝一笑,就走出去了。

    晚上将近十点的时候,省住建局长江涛的电话再次打给了戚明:“戚省长,在郑肖厅长的帮助下,我们查询了酒店入住的信息,终于找到了梁省长的行踪。”戚明问道:“他在哪里?”江涛:“目前在银怀市的一家四星级酒店。”戚明皱了眉头:“到银怀市?他能干什么?”戚明想不出,梁健在银怀会对自己有什么威胁。所以,他也不用采取特别的行动,就对江涛说:“你就告知银怀就行了。只要银怀的市委市政府领导上门去找梁健,不管他做什么也休想再做下去了。”

    戚明对此是非常了解的,当地的官员是对暗访之类的事情最不感冒的了。因为这种事情会让地方官恐慌。喜欢什么事情都提早准备的地方官,如果遇上暗访的上级领导,就如学生参加裸考一样心里恐慌。所以,只要告诉银怀市领导,常务副省长梁健正在他们的地盘上,那些领导马上就会蜂拥过去,全程陪同梁健,直到梁健离开他们的地界。那样的话,其他地市也会密切关注梁健的行踪,不管梁健到哪里去,都会在他们的监视之下。这样的话,戚明也就感觉安全了。

    江涛当然也明白戚明的意思,就说:“我马上去透风。”就这样银怀市委书记赵刘光和女市长李惠得知梁健正在银怀市区。此时,赵刘光已经回家,李惠甚至已经上床了。一听到这个消息,银怀市的两个主要领导,哪里还能好好休息,李慧差点就从床上摔了下去。两人通了个电话,从不同方向一起奔赴同一个目的地:梁健下榻的酒店。

    尽管时间已经不早,但是梁健还是给省委组织部长王永梅打了电话。王永梅很快就接了起来,问道:“梁省长,还没有休息啊?”梁健说:“王部长,省领导里,我就跟你一个人说一下。我目前在中西部地区暗访。”王永梅笑说:“我听说,你请假回老家看父母了,没有想到你是微服私访去了。梁省长,你这样搞,地方上的同志都要心惊肉跳的。”梁健说:“我们省中西部崛起是非常紧迫的任务,我也想深入了解了解中西部的发展现状。”王永梅道:“梁省长,你的工作真是深入,值得我们好好学习。还有,梁省长能把保密的消息告诉我,我很高兴。”

    王永梅不是客气,她的确感觉,在班子中与梁健的配合是越来越好了。她又说:“梁省长,在暗访中有什么好的发现,可以告诉我吗?”

    梁健就道:“今天我去了银怀的乌山县,自从上次毕部长去了之后,小商品市场的面貌大为改观。乌山县的副县长何洁玉同志很上心,上次王部长说对她的发展有考虑,我这次再向王部长推荐一下。”王永梅说:“梁省长的建议我清楚了,正好我们在考虑下一步要动一批干部,像她这样的年轻女干部,我们可以加快步子提拔。”梁健说:“这样很好。”梁健又与王永梅聊了几句,因为时间不早了,说等梁健回到宁州后再详谈,也就挂了电话。

    梁健是在窗口打的电话,看出去正好能看到酒店的入口环岛花园。他刚刚放下电话,忽然看到两辆奥迪车飞快地冲进酒店来了。梁健很是诧异,什么人来了,车子开这么快!他正在疑问的时候,却见来的正是市委书记赵刘光和女市长李惠。他们怎么来了?是到这里有事?还是冲着自己来的?

    他的行踪已经很保密了?他们又是怎么知道的!当然,现在不是问这些问题的时候,梁健不多想,就跑到了隔壁房间,狠狠地敲门。胡小蓝一开门,梁健就对她说:“快,收拾行李,我们离开这里。”胡小蓝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她没有多问,就返身进去将东西草草塞进了行李箱,“走。”梁健瞧见胡小蓝还穿着睡衣呢:“你就这样穿?”胡小蓝将一件大衣裹在身上说:“到车上再换。”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