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53太顺的隐忧-权路迷局 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址_365bet线上娱_365bet注册开户

权路迷局

2253太顺的隐忧

笔龙胆2018-3-6 17:7:4Ctrl+D 收藏本站

    梁健的脑袋之中飞速转动着,希望想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沈伟光却说:“你不必向我解释,我不需要解释。但是,梁省长,有人已经来我这里反应过了我刚说起的事情,有人盯着你。所以,对某些人,你要想好一个解释,某些人指不定会在什么场合针对你,别猝不及防就行了。”

    梁健看了一眼沈伟光,感谢地点了下头。

    沈伟光就宽松地笑道:“现在,来说说你要汇报的内容吧。”梁健要汇报的,当然是此次在中西部暗访之后的一些思考,主要有三个方面:第一方面是凉州高新区建设和土地闲置问题;第二个方面是农村教育安全问题;第三个方面是中西部环境保护问题。梁健当然不会面面俱到汇报,而是只执一端、戳中要害。最后,他补充道:“沈书记,我时间不够,在我省中西部也只不过跑了两天多点的时间,很多问题,没有看到全面。”

    沈伟光却轻轻摇了摇头说:“管中窥豹,也是一种方法论。我们现在很多问题,貌似看得很全面。但是,太全面了,就会太沉稳,都没有推动发展的锐气了,政局也会变得沉闷。我倒觉得,像你这样看到什么问题,就讲什么问题,然后考虑去解决,会比较有效果。”

    梁健听出了沈伟光话中的肯定意味。

    最近,沈伟光与自己的交流当中,多了一份默契。梁健觉得这种时候,必须要有敏感性,要抓住这份默契:“沈书记,我认为,咱们江中在保持东部沿海迅猛发展势头的同时,推动中西部崛起,是大有可为的。”沈伟光的目光慢慢抬起,又慢慢放下,看着梁健:“你说的没错,如果能推动中西部崛起,那我们这一届党委政府,也就给了华京一个好的交代了。”

    所谓的交代,说白了,就是政绩!梁健清楚,沈伟光到达江中的一年多时间内,前期犹豫不定,在工作上的成就凡善可陈,如今他似乎意识到了差不多该作出一些成绩来了,否则真的是没法交代了。梁健想,也可能正是因为如此,沈伟光对待自己的态度,也逐渐改变了。当一个领导真的想做事的时候,就会发现下面缺人,缺的是能实干的人。

    梁健也不谦让,他果决地道:“沈书记,如果省委能下定决心推进中西部崛起,我愿意做马前卒。”沈伟光从梁健的眼神中看到的是燃烧的激情。沈伟光不禁有些羡慕起了梁健来,他当到了常务副省长的位置,竟然眼中还有激情、还有念想!

    沈伟光在众多同职位高度的人眼中,看到最多的是世故钻营、老谋深算!干事的人,必须像梁健这种人,眸子中放光。沈伟光:“梁省长,你不能当马前卒,你要做一军将领。这样吧,你刚才汇报的三个方面,我认为都可行。但是,如果要写入政府工作报告,还需要有关部门通过正常程序提出来。最近会有常委会,但是必须你们政府常务会议先通过。这些工作,要你去做了。”

    梁健非常清楚,要让三个问题在省政府常务会议上通过,比在省委常委会上通过更有难度。省委常委会上,梁健有五票的把握;但是政府常务会议上,梁健反而票数没多少。但是,既然建议是自己提出来的,问题也必须自己去解决。

    梁健从沈伟光这里出来之后,就把朱怀遇、牛达召集了过来,并吩咐他们,那三个议题要找省发改委、省招商厅、省国土、省教育厅、省环保厅等有关部门好好商量、形成切实可行地解决方案,提交政府常务会讨论。

    梁健叮嘱朱怀遇:“有的部门不是我分管,你要向金灿秘书长汇报好,让她跟有关副省长沟通好,否则有些部门可能不会配合。遇到问题及时向我汇报。”朱怀遇说:“我尽全力去协调。”

    梁健又叮嘱牛达:“你在政府办公厅的时间较长,对省有关部门的情况更熟悉一些,这两天全力协助朱秘书长,把这视为一次新的锻炼机会。”牛达明白梁健的意思,梁省长是在抓住机会锻炼自己、培养自己:“梁省长,您放心,我会全力配合朱秘书长。”

    有关准备工作,就如火如荼地进行下去了。梁健知道,接下去困难不会少、只会多。但是,距离实施江中省中西部崛起的战略,却是更进了一步。

    第二天中午时分,在省人民医院的重症监护室内,病床上躺着一个被包裹的有如木乃伊一般的病人。这个病人就是庄彩宏,全身粉碎性骨折,处于昏迷状态。医生说,他要恢复一个正常人已经没有可能,生育能力也很可能无法恢复。在病床的一侧,站着一对中年夫妇,正是戚明和庄彩云。

    庄彩云的眼睛已经哭红了,现在已经哭不出来。戚明却只是看着自己的小舅子,没有流泪,表情肃穆。医生已经出去了。庄彩云终于可以对戚明说些隐秘的话:“你打算怎么办?”戚明木无表情:“某些人不给我们活路,我们只能背水一战。最终谁输谁赢,还不知道呢!”庄彩云的声音也变得很冷漠:“我只有一个弟弟。他们把我弟弟害成这样,我想要看到他们生不如死。戚明,我上次劝过你,最好能跟梁健合作。现在,我收回这句话了。我想要看到你,把他彻底打趴下,不管你用什么手段,我都支持你。”

    戚明原本没有看自己老婆,听到她这么说,戚明转过脸去,看着庄彩云道:“老婆,你放心。”

    省发改委、省招商厅、省教育厅等领导都接到了分管副省长的电话,他们被告知了注意的问题。

    临近年底,也临近了两会召开的日子。省副书记北川原本应该是很忙的,省委那边的事、省政府那边的事,甚至还有人大、政协方面的事,都是需要北川这个副书记来协调、来推动、来督查。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这两天省委、省政府两边都沉寂了,好像要准备过年的样子,使得他闲得有些空落落。

    那天阳光特别好,中午吃过了晚饭,北川从机关食堂出来,走过林荫道回省委大楼去。忽然在路边一个曼妙的身影,正打开了一辆min宝马车,打算坐进去。但是,这女子在进车之前,似是无意地瞥了一眼北川。

    就在此时,北川的眼光也看向了这名女子。两人的目光碰撞,北川的心里就荡漾起了涟漪。怎么会这么巧?这就是缘分吗?除了缘分还能是什么?这女子就是他曾在回宁高铁上碰到的女子景怡。

    景怡说她到省妇联来,她在宁州开了瑜伽连锁店,现在已经达到10家之多了,下一步还要向周边区扩展。省妇联要将她作为妇女创业的典型。北川听了之后,对景怡的印象就更加好了。他说:“晚上,我请你吃个饭吧。”景怡说:“北川书记,这怎么好?”北川盯着她的眼睛说:“有什么不好的?”当天他们一起吃了饭,第二天约会喝了茶,第三天他们在一家酒店了一起过了一晚,如胶似漆,不愿意分开。可是景怡对他说:“我该回去了,要不老公要起疑心了。”听到这话,北川心里猛地一震,但是他觉得这段时间,自己是离不开景怡这个女人了,他说:“那我们明天再见,一定要见。”

    当朱怀遇向自己汇报了议题的准备情况之后,梁健有些不敢相信,事情竟然会这么顺利!省发改委、省招商厅、省国土、省教育厅、省环保厅等有关部门,对朱怀遇去协调的事情,没有提出任何的意义,上省政府常务会议的议题也在顺利准备之中了。事情太顺,反而会让人起疑心。难道,戚明将会在省政府常务会议上出招?

    不管怎么样,这些议题必须上会。戚明那边在盘算什么?梁健暂时猜不透,但是他必须随时准备着应对。这天下午,省政府常务会议如期召开,有关部门对高新区建设和土地闲置问题、教育安全问题、中西部环境保护问题都进行了汇报,相关副省长不痛不痒地说了些意见,但大体都同意了。

    梁健等待着戚明的发难。但是,再次出乎梁健意料之外的是,戚明也在会上同意了这些议案,说了一句“做些修改后提交省委常委会”,并没有给梁健制造任何的障碍。如此的顺利,让梁健更加不安了。

    第二天是省委常委会。这次的省委常委会,也是今年的最后一次常委会。大家似乎都比较重视,衣着都很整洁,坐姿端正,表情严肃。会议,将从早上八点半准时召开,预期下午下班时间结束。但是,从以往的经验看,拖堂是免不了的。

    今天的议题主要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是省政府提交讨论的系列议题;第二部分是政府工作报告,前面议题中的有关内容将被纳入;第三部分是省委常委会自身建设。

    梁健隐隐地感觉,戚明在省委常委会上肯定会发难,但是到底在哪一议题发难,梁健还猜不到,只能耐心地等待着。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