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58郑肖行动-权路迷局 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址_365bet线上娱_365bet注册开户

权路迷局

2258郑肖行动

笔龙胆2018-3-6 17:7:13Ctrl+D 收藏本站

    梁健听到之后,心里无疑是兴奋的。像郑海这种败类早就应该送进监狱了,他之所以能够逍遥法外、并且稳坐一所小学的校长位置,跟上面的保护伞有着莫大的关系。这座保护伞,无疑就是郑肖。

    那天下午,梁健在章平心的办公室内,看到了部分材料。章平心道:“梁省长,这些材料,我已经向沈书记汇报过,沈书记说也请你看一看。所以,这也不违反组织原则。”章平心是严格遵守纪律办事的人,他之所以对梁健如此说,是希望梁健别误认为,他是因为私交,才把材料给梁健看的。梁健当即就说:“我明白。章书记,如果你认为哪些不适合我看的,可以把那部分材料收回去。”章平心道:“这里只不过是一小部分材料,已经调查清楚了,你可以看。”

    梁健就翻阅了下去。

    他看到了招受郑海性-侵的女生数量之巨,更加震惊,这些数字是根本无法公开的。问题是,这样的情况并非只发生在郑海所在的这一家学校。郑海在凉州有一批狐朋狗友,也都在中小学中担任了正副校长,他们这个圈子里都是这么搞的,玩弄中小学女生在他们圈子里成为一种嗜好和风气。

    因为考虑到郑海在公安方面有靠山,章平心交待省纪委副书记、监察厅长张棕富必须亲自组织调查工作。这些天来,张棕富就一直秘密地待在凉州市,会同市纪委、县纪委开展调查工作。通过留置审查、开展受害学生及家长谈话、约谈教职员工等手段,那些校长的违纪违法行为已经基本调查清楚。

    在分析这些校长之所以如此无法无天的原因时,都指向了一个人,郑肖。郑肖是从凉州市走出去的大官,对凉州的影响延续至今。部分校长承认,自己因为一些麻烦事通过郑海寻求过郑肖的帮助。郑肖都帮他们把问题给解决了,作为感谢,他们也通过郑海给郑肖送过钱。但是,这些都没有真凭实据,只有口供。

    但是,郑肖家的资产确是远远超出了他本人的收入。郑肖在老家有一座四合院别墅,占地面积几千平米。村民都说,郑肖每年春节或者中秋都会来住几天。但是调查发现,这处房产的所有人写着郑海。郑海也矢口否认这房产是郑肖的,说这个四合院是他郑海自己的。看来,郑海是要替郑肖掩盖家产。此外,郑家的祖坟修得也是富丽堂皇,堪比古代王侯的墓穴了。郑海也说,这是他修的。至于审查郑海哪里来的这么多钱。郑海就闭口不言了。在郑海看来,只要能够保住郑肖,他和他的狐朋狗友们就不会有大事。

    梁健继续看下去,省纪委竟然已经调查了郑肖的老婆。郑肖的老婆,不在体制内,担任的是一款直销品牌的经理。这个直销品牌的组织架构,是建立下线的金字塔结构,据说郑肖的老婆已经在公司金字塔的顶端了。他老婆的个人帐号上的存款已经达到了8位数,头一个数字还超过了5,另外她还有大数额的股票。不用问,郑肖老婆会解释,这些资产都是她作为直销品牌经理的合法所得。

    梁健又问道:“那么郑厅长的账户情况呢?”章平心道:“郑厅长是华京管理的干部,我们没有权限去查。这是纪委系统的规矩,我不会去破坏这个规矩,否则我们前期所做的一切调查都将失去说服力,上面会怀疑我们在搞内斗。”

    梁健点了点头说:“章书记,你说得很对。在纪律和规矩范围内去办事,我们没有必要去打破游戏规则。”章平心说道:“明天我们就会将有关问题线索上报华京。但是,郑海等人必将受到法律制裁,我们将会协调有关部门,敦促进行异地审判。”梁健也希望早点看到郑海被送进监狱的一天:“章书记,这种侵害未成年人的事情,如何才能杜绝呢?”章平心道:“任重而道远……坏人永远都有,还有,这也跟家长对孩子的关心、学生的自我保护意识都有关系啊……”

    梁健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梁健一看竟然是戚明的电话:“梁省长,在哪里?”梁健朝章平心看了一眼,章平心就不再说话。梁健就说:“戚省长,我在回办公室的路上。”戚明:“那好,到了,来我这里一趟。”

    从省委到省政府是几分钟的时间,然而梁健却故意在办公室呆了十分钟之后,再去了戚明的办公室。戚明将一个文件夹,扔到了梁健的面前:“原本我打算要去调研公安工作,省委那边是北川同志也去。可是不巧,明天我正好有更重要的安排了,所以你替我去一下。讲话,我让北川同志来讲了,你只要去到一下场就行了。”

    调研公安工作?在春节将至的这个时候?这不太正常啊!梁健说:“戚省长,快过年了,我手头也有几件急事要处理。所以,如果公安调研可以不去的话,更好……”戚明却打断了他的话:“正因为是快过年了,还是去一下吧。省委那边这么重视公安工作,我们省政府这边也要有所表示啊!公安方面的同志也很辛苦,本来我都亲自要去的,但既然我去不了,你更要去一下,给他们鼓鼓劲。”戚明这么说了,梁健没有办法再拒绝:“好,那我按照戚省长的要求,处理一下手头的事情,明天去参加公安调研。”

    第二天,梁健和北川是分头到达省公安厅的。省委常委、公安厅长郑肖竟然来到门厅接他们。梁健看到了政治部主任姚勇也在迎接的队伍里。郑肖先跟北川握手,之后又来跟梁健握手。今天的郑肖,比以往都对梁健热情:“梁省长,欢迎欢迎。我们常务副省长来了,难得啊!”梁健被郑肖摇晃着手,有些不习惯他的这种热乎劲。梁健说道:“郑厅长,今天戚省长因为有更重要的任务来不了了,我是受戚省长的委托来的。”郑肖却说:“都一样,梁省长能来是我们的荣幸啊!”

    郑肖对梁健的欢迎,似乎比对北川都要热情。梁健本能的感觉到,郑肖的这种示好是具有目的性的,肯定跟郑海、甚至跟他郑肖本人都有关系。

    汇报会放在省公安厅的党组会议室内,郑肖还亲自汇报。就算是省委书记、省长来,也就是这种待遇。在郑肖汇报的时候,梁健有意无意地看了北川一眼,察觉北川虽然坐在会议室内,但似乎有些失神的样子。梁健还感觉,北川似乎比以前消瘦了。

    梁健隐隐地觉得,北川的身上,似是发生了什么。

    省公安厅长郑肖汇报完毕之后,请北川、梁健提要求。这又是一种客气,再怎么着,郑肖也是省委常委。北川在这个时候,才稍微提振了一下精神。他很笼统地讲了十来分钟。郑肖又请梁健来提要求,梁健婉言谢绝了,说自己至多是来听听情况的,公安工作也不是很熟悉,没有什么要求可以提。

    郑肖道:“既然这样,我们省厅的汇报,就暂告一个段落。下面,我们去看一块土地。我们省公安培训学校是上世纪建造的,规模和条件都已经跟不上形势需要了。根据省政府的批复,我们新选了一块土地,也已经通过招投标,确定了建筑单位。请两位领导,帮我们去指导指导。”

    一所公安培训学校,需要副书记和常务副省长一起去指导吗?这也有点小题大做了吧?但是,北川却好像挺有兴趣,对梁健说:“梁省长,那我们去看看,不知道郑厅长搞到了一块怎样的好地皮?”梁健也只好同行。

    来到了现场之后,谜题终于是解开了。

    这个谜题,不在于培训学校,也不在于哪块地皮,而在于建筑单位。

    梁健在现场见到了娜娜。郑肖给梁健介绍说:“梁省长,这位是我们中标的建筑单位老总娜娜总经理,女强人啊!”梁健朝娜娜看去。娜娜就如与梁健初次见面一般:“梁省长,我们久闻大名,也一直在新闻上见到,今天是头一次见到梁省长本人啊。梁省长能不能给个机会,晚上让我请各位领导吃个便餐。”

    梁健说:“娜娜老总,你不用客气。时间还早,看好点,我们还是回去了。”北川道:“梁省长,晚上应该没有应酬吧?”梁健正要找个借口。郑肖忽然来到了梁健的身边,说道:“梁省长,给我们娜娜总经理一个面子吧。晚上,我也正好借机想要跟梁省长聊一聊我们姚勇主任的事。”

    梁健朝姚勇看去了一眼,姚勇陪在后面。郑肖要跟他聊姚勇的事情,是上还是下?梁健感觉,事情变得越来越复杂了。这顿晚饭恐怕没有办法不吃。

    晚饭放在一座大酒店里,娜娜做东,但是她不肯坐主位,让北川坐在中间。她自己坐在了梁健的身边,她身上那熟悉的奇特香味,再次飘进梁健的鼻息之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