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62郑肖走人-权路迷局 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址_365bet线上娱_365bet注册开户

权路迷局

2262郑肖走人

笔龙胆2018-3-6 17:7:20Ctrl+D 收藏本站

    梁健手里紧紧拽着那个信封,走到楼上卧室去。梁健的心情是忐忑的,他要跟项瑾去解释。他也可以不解释,等项瑾也拿到了类似的照片来找他的时候,再行解释。可是,他觉得这样做不是一个丈夫应该做的,迟解释,还不如早解释。

    站在卧室门外,听到里面静悄悄的,两个小的肯定已经睡着了。梁健正要敲门,项瑾却从里面开门出来了。两人相视一眼,项瑾大大明亮的眼睛、精巧的唇瓣、还有高挑有致的身材,今天让梁健感觉妻子特别的美。

    他有时候也很迷茫,为何家中之妻如此之美,外面的其他女子,何以仍旧对自己有吸引力?这是因为每个男人除了理智之外,在大脑之中早就已经被写入了一条程序。这条程序,让男人看到貌美、惹火的女人,就会做出条件反应。这是最古老的冲动,是写入基因的密码。就算是再优秀的男人、自制力再强的男人,都无法超然。所以,大可不必在这方面太过顶真,否则就会让自己太过痛苦。

    可是,今天的梁健却明显带上了一丝负罪感,这跟这些照片不无关系。他是不希望项瑾伤心,又担心项瑾会伤心,为此心里面自然地滋生出了一丝痛苦。他低声道:“项瑾,爸爸找我谈过了。我有事也想和你谈谈。”项瑾说:“到我工作室的阳台上去吧。”

    二楼上有项瑾的工作室,后面还有一个阳台,可以看到排屋的后院。阳台外,还在飘着雪花,在栏杆上积起了一层干雪。两人的呼吸在灯光下幻化成了白霜。

    梁健说:“项瑾,爸爸给了我一些照片,他说让我自己来处理。我想给你看看。不管你对我有什么看法……”项瑾不等他说完,就从他的手中,将信封接了过去,但她却没有看,转身进入了自己的工作室,身子弯下一个优美的弧度,就将信封插入了碎纸机中。

    几秒钟之后,信封连同照片都已经变成了碎纸屑。

    接着项瑾又回过身来,与梁健一同靠在栏杆上。

    梁健非常地吃惊:“你不看吗?”项瑾一笑:“我已经在学校里看到过了。”梁健目光转到了项瑾:“你不怪我?”项瑾看着那些雪花:“如果我怪你,跟你闹矛盾,岂不是中了那些人的套?我相信一件事,如果你真觉得别人比我好了,想要跟别人生活在一起,我觉得你有这个勇气来亲自告诉我,不需要那些居心叵测的人多事。”

    梁健盯着雪夜之下,项瑾冷艳的脸孔,他一把将项瑾揽在怀里。他们在阳台上就亲吻了起来,从阳台上又进入了工作室。工作室的落地窗帘缓缓闭合,两人就在工作室将衣服都退去了,项瑾娇美的酮体就坐在办公桌上,两人的身体搏斗着、纠缠着。

    第二次他们才回到床上,是以一种更加温存的方式,在身体的融合中,精神也达到了融合状态。

    第二天,梁健回到了江中。少了家庭的后顾之忧,梁健就能更加集中精力在工作上。对于其他省领导来说,旧年的最后几天,无非是吃吃喝喝、走动走动,其他的工作都等到来年再议了。但对于梁健来说,他却是在等待一个消息。

    原本,梁健会以为,这个消息将在两三天内来到。可是在春节放假之前的第四天,这个消息没有来;在春节放假之前的第三天,这个消息没有来;在春节放假前的第二天,这个消息也没来。根据国家放假新规,大年三十就正式放假了。看来华京方面纪委的消息是不会来了。

    马上要放假了,梁健去了省委那边。在放假之前,去省委走走,预祝一下新年,既是一种礼貌,更是一种姿态。梁健先去了副书记北川那边。刚来江中的北川,魁梧、略胖,可如今的北川看起来,却比梁健都要消瘦了几分,也没有当时那股精气神了。

    梁健说:“北川书记,副书记的工作很繁重。趁这个春节,多休息休息,补补元气。”北川看了眼梁健,梁健身上有种很精神的东西,让北川羡慕又嫉妒。

    北川曾经也是如此,可如今却力不从心。这都是跟那个女子景怡有关系。最近,景怡的老公时不时会来找他,他每次都让戚明帮助解决。但是,没有一次是彻底解决问题的,过不了几天就要来吵了,他又得求助于戚明。搞得他现在对戚明的依赖度越来越高,这让北川本能地感受到了一丝危机。

    别人都以为他北川是让副书记这个岗位给压的这样,其实他却是因为女人的事倍受折磨。痛苦的是,这种事还不能对外人说。此刻,他忽然有一种冲动,想要对梁健说这个事情,并问问他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决。但是,意识到了这一点后,他感觉自己简直就是疯了。竟然想要对梁健袒露自己的秘密,这不是给梁健送把柄吗?梁健可是自己的对手!所以,最终北川还是没说,道了一声“祝新年快乐”,将梁健送了出去。

    梁健又去了秘书长狄旭杰的办公室。狄旭杰说,春节他要去青岛看自己的父母。梁健让他带去自己的问候。狄旭杰又说:“刚刚,郑肖好像去找沈书记了,说了一个小时了,还没谈完。”梁健就与狄旭杰简单聊了聊就出来了,向小卢的办公室走去。

    这时候,沈伟光办公室门打开,又关上。郑肖已经朝梁健这边走来,他看到梁健后道:“梁省长,真的很可惜。上次晚饭上的酒喝得那么开心,算是白喝了!”梁健也看着郑肖道:“郑厅长,喝酒就是喝酒,别希望每次喝酒都有效果,否则太累。”郑肖道:“好,就当上次的酒没喝。我下面有些人不听话,我要好好调教调教!”

    说着,郑肖就顾自己向前走去了。

    梁健进了沈伟光的办公室。他先是问沈伟光何时动身回华京。沈伟光说,今年春季不回华京了,要去徽州老家过年。梁健发现,沈伟光也没有因为春节将至,脸上有一份喜色。官当大了,心事也就重了。过年这个事情,也许只有少不更事的孩子,才有一份喜庆、一份高兴。

    但梁健还是劝慰道:“沈书记,在春节期间要放松心情,好好休息一番。一开年,就又要忙个不停了。”

    沈伟光却说:“怎么可能放松心情呢?都是糟心的事!刚才,郑厅长就来我这里,提出来说要动下面的人,包括省厅的政治部主任姚勇、宁州市公安局长徐敏丽,还有镇山市的周跃天。他提议说,最好开年的第一个常委会就能上。他是公安局长,要动下面的人,我还真不好拒绝,他提出三个人,我一到两个总要给他动吧?否则公安上出点问题,责任就全会推到省委来。”梁健说:“这倒也是。”

    沈伟光忽然又问:“华京方面,就一直没有消息吗?关于郑肖,梁省长你有没听到什么?”本来,洪子文给的消息是节前,还会有大动作。可目前还没有。梁健就不敢说了,他只好道:“我这里也没有消息。”

    出人意料的是,华京方面组织部的调令却是在二十九小年夜来的。省委常委、省公安厅长郑肖,调甘西省担任省委常委、公安厅长,免去其江中省的所有职务。

    郑肖并没有被华京方面纪委带走,而是被调整了一个省继续任职,这也许不是一个令人满意的结果。但梁健还是松了一口气。还有一个好消息是,华京方面暂时没有派新的公安厅长过来,这就孕育着一种新的希望。梁健不由松了一口气。

    傍晚,梁健走出省政府大厅的时候,忽然看到省委那边一辆车正在往这边开过来。梁健一眼就看出了,这辆车是省公安厅长郑肖的车。这应该是郑肖最后一次坐江中的专车了。梁健本来打算目送这辆车而去。没有想到,郑肖的专车在梁健的面前停了下来,郑肖从后座上下来,走到了梁健的面前。

    郑肖的脸都是紧绷的,他直视着梁健:“别以为我离开江中,你在江中就能更顺利!这是做梦。”

    梁健本想客气一些,毕竟面对的是一个将走的人了。可他没有想到郑肖却如此高调,于是就冷冷一笑道:“还是顾好你自己吧。调到甘西这个落后省份,绝对不是你的终点。”听到梁健这么说,郑肖的脸上闪过一丝恐惧,他强自隐藏脸上的恐惧,坐进了车里,狠狠地关上了车门。

    梁健没有目送他,他的车也已经来了。梁健坐在车内,看着窗外。他觉得郑肖的话,说得也没错,郑肖离开江中之后,梁健的工作的确不会更顺利。因为,戚明还在江中。

    春节终于来了。梁健将养父母一同接到了华京过年。又去看了老唐和李园丽。

    到了年初三的时候,梁健给毕部长打电话,说想要去拜访他们夫妇。毕部长道:“梁健同志啊,你也太慢人一步了。你们沈伟光同志、戚明同志、北川同志都已经来过了。”梁健心中一愣,随后说道:“他们三位职务都比我高啊,理应比我早来啊。”毕部长道:“比你职位低的也来过了。”梁健这才无语了。

    毕部长道:“别的不说了。你还是赶紧来吧。”梁健这才道:“我马上过来。”梁健带了点东西,去了毕部长家。毕夫人给他们冲了一壶茶,就让他们在一楼的小院里喝茶,晒晒太阳。毕部长说:“戚明和北川同志是一起来的,但沈伟光是自己来的。伟光同志,最近精神不是特别好,他发生什么事了吗?”

    被毕部长如此一问,梁健的脑海之中就出现了娜娜这个女人。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