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64不当回事-权路迷局 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址_365bet线上娱_365bet注册开户

权路迷局

2264不当回事

笔龙胆2018-3-6 17:7:24Ctrl+D 收藏本站

    华京方面给江中形成中部大发展氛围的时间真的不多。不,不是给江中,是给他梁健。这是梁健从毕部长的话里体味到的。在这半年里,他必须集中精力推进这件事。问题是,他并非政府主官,只不过是一名常务副省长,这就是最不方便的地方。也许正因如此,毕部长才告诫他,要把建设、交通这两块都拿过来分管。戚明当然是不会同意的,这个事上还会有很大的争执和较量等着他。

    不过,当务之急还不是这些,最重要的还是要把娜娜和她背后的公司搞定,否则沈伟光位置岌岌可危,心里肯定稳不下来。省书记心神飘摇,没办法全心全意工作,整个江中的工作就要受到影响。梁健对沈伟光道:“沈书记,我等一下会再去找娜娜。你可以安心地去徽州把剩下的节日过完。”沈伟光道:“娜娜本来说,五点前会到我的房间。”梁健说:“沈书记,你现在可以买一张高铁票,直接回徽州了。”沈伟光道:“你确定真的能处理好?”梁健道:“请您相信我,沈书记。”

    沈伟光想,现在与娜娜在宾馆房间里见面,确是非常危险的事情,也是极不理智的。他必须信任梁健。于是沈伟光站了起来,与梁健握了握手:“辛苦你了。我去收拾一下行李,等会把房卡给你。”

    在傍晚五点左右,华京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车辆稀少,这是春节带给京都的特有安静。敲门声响了起来,梁健去开了门。“怎么都没有开灯啊?”走进来的女子,声音妖娆而熟悉,随手就将灯给打开了。然后,她的眼睛就瞪大了:“怎么是你!”

    今天的娜娜是一身黑色套裙,外披一件风衣。她正要将风衣脱去,发现了梁健之后,就将风衣重新穿上了。梁健一笑道:“怎么不可以是我呢?”娜娜并没有因为梁健的笑而笑,她说:“沈伟光,现在都不敢来见我了吗?”梁健说:“他并非是不敢,两个小时之前他还在这里。是我建议让他走的!因为,这个时候你们俩见面,对你们谁都没有好处。”

    娜娜又扫了房间一眼,这是一个单间,只有一张大床,她几乎喃喃地道:“他看来是真的已经不在乎我了!让我进入一个单间,跟一个陌生男人呆在一起。难道他就不担心,我和你会发生什么?”说着,娜娜的目光就直视着梁健。梁健也不再笑了,他说:“沈书记不用担心这个,因为我不会这么做。”

    娜娜忽然之间,眼中就闪过一丝自暴自弃的神色。她忽然将外衣脱去,扔在床上。然后,又将整个套裙从身上剥了下来,身上只剩下了内衣。梁健有些愣住了,他没有想到娜娜会来这一套。“娜娜,你这是干什么!”梁健感觉自己的血气上涌。

    “他不是不在乎我了吗?”娜娜一边说,一边将内衣也全部脱去。梁健本来想要上去阻止娜娜的,但是想到要去阻止,就必然有身体接触,梁健就不敢去动。然而,就在犹豫的几秒钟内,娜娜已经将所有的衣服脱去,就这么一览无余地呈现在梁健面前。

    这具身体光洁、匀称,犹如丘岚般起伏有致,给了梁健强大的视觉冲击。

    但是,此刻梁健却已经筑起了坚固的心理防线。尽管身体有反应,梁健还是从地上帮娜娜捡起了内衣,递还给她:“你这么美的女人,真的不应该这么做,这样太对不起自己。”娜娜却没有接过梁健递来的衣服,说:“这个不用你管。今天我可以随便你怎么样。你想怎样都可以!”

    娜娜的身体的确是极具诱惑力的,但梁健此刻脸上却掠过一丝笑:“娜娜,你太小看我了。如果我看到任何漂亮女人都要玩的话,我也坐不上现在的位置了。更何况,你和你所在的公司握有沈书记的把柄,你这样的女子我敢碰吗?我还没有到如此精虫上脑的程度。”

    梁健又拿起了风衣,披在了娜娜的身上。然后,他走到落地窗前,往外看着,不再去看娜娜。娜娜瞧着梁健的背影,先是愣着神,随后眼中滑下了泪水。刚才她是一时冲动,才作出这样自暴自弃的动作。此刻,听了梁健的话,心头也涌起了一丝羞耻感。

    她的手指开始动了,默默地穿起了衣服来。“我已经穿好了,我来沏一壶茶吧?”娜娜已经冷静了下来。梁健也不拒绝,淡然地说道:“好啊。”

    一壶普洱泡好了之后,娜娜和梁健坐在了窗前的茶几旁。娜娜一边倒茶一边说:“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走到这一步。之前,我是因为心里有欲望,我想要作出业绩来,过上层人的生活。”梁健说:“我上次就跟你说过,有野心并没有错。但是,你要足够聪明,可以保护自己的这份野心才行。”娜娜道:“上次你对我说了哪些话之后,我本来想要退出江中了。”

    梁健看着这个女人:“可我并没有看到你行动。”娜娜说:“因为我已经不能退了。”梁健说:“我们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利,你可以选择进入江中,也可以选择退出。只要你不放弃这种权利。”娜娜却说:“当你有把柄在别人手中的时候,全身而退的权利就被剥夺了。”

    这话不是随口说的,梁健盯着娜娜道:“你的把柄在你公司那里?”娜娜点了点头,神色黯然:“没有错,我当时也是太傻,将我与沈书记幽会的短信、视频交了一部分给公司。现在,公司说,只要我不按他们的做,就会拿这些与戚省长交换一批项目。”

    这里面竟然有如此多的利益纠葛!梁健对娜娜说:“你们公司是在玩火!你回去对你们公司的老总说,让他赶紧主动撤出江中吧,本来他还可能在江中接到项目,但从现在开始,他想都别想了。你就对他说,这是我这个常务副省长说的。”娜娜:“我们公司老总恐怕不会听的。”梁健:“不管他会不会听,都请你带给他。他有什么回音,也请你马上告诉我。”

    娜娜看着梁健:“可是我为什么要听你的?为什么要替你传话?”梁健嘴角又裂出一丝笑容道:“因为其它人都想利用你,只有我在想办法让你全身而退。”

    说完之后,梁健就站起了身来,走出房间。他忽然又停住,对娜娜说:“春节期间的这几天,就别去打扰沈书记了,让她在老家安安心心地过个节吧。”说着,梁健就走出了房间,留下娜娜一个人独自站着。

    梁健出了酒店,就打了电话给小五。两人在长安路碰了头,小五上了梁健的车子。梁健一边往前开,一边对小五说了娜娜那家公司掌握沈伟光把柄的事。小五听了之后,也感觉棘手:“如果他们真握有沈书记的把柄,这个事就难办了。想要让他们交出把柄恐怕不容易。”梁健说:“我不需要他们交出那些东西。把柄不是这么好握的。握着别人把柄的人,往往也有可以被别人抓住的把柄。接下去,你帮我去调查一下,娜娜所在那家公司这几年偷税漏税的情况!”

    小五转过头来,看了眼梁健:“这个办法好,以其人之道还施彼身!我这就去调查。”小五马上就要下车。梁健对他说:“小五,也不着急。我先把这个任务交给你,但是这几天是春节,好好休息一下吧。”小五却一笑道:“我这人闲不住。人一闲就废了。况且这段时间他们都在放假,我们调查起来就更加方便。不用担心我。”小五就在一个十字路口下了车。

    接下来的几天,梁健也没做什么特别的事,他在家里陪同着项瑾、霓裳和唐力,逛逛庙会、吃吃小吃、玩玩公园。梁健自觉跟小五不同,他还是需要休闲时光的,休闲是为了更好的投入到工作中去。

    春节很快就结束了。梁健重新返回了江中。以往新年上班的当天,在省委、政政府前面的广场上会燃放烟花爆竹。可今年为保护环境,从1月1日起就已经全面禁燃了。所以,机关各部门的工作人员,都是默默地开始工作了起来。

    沈伟光把上班之后,第一个约见的名额,给了梁健。

    经过几天的修养,沈伟光的气色却好了许多,他说:“从华京回到徽州老家之后,我就没有接到麻烦的电话。你那天跟她说了什么?才让她不再来打扰我?”

    梁健脑海中浮现了娜娜脱光衣服的场景。自然,这是不方便告诉他的。

    梁健就道:“沈书记,关于娜娜的事,在解决之前,您还是知道的越少越好。”沈伟光点了点头说:“这样也好,全都交托你去办了。办妥了之后,你告诉我一声。”梁健点了点头。

    但是,办妥?梁健还没有这么乐观。

    果然,当天下午,梁健就接到了娜娜的电话:“梁省长,我已经将你的话传达给我的老总了,他只说了一句话,公司是不会退出江中的,而且要在江中一个一个接大项目。”

    那天,梁健在走下省政府大厅时,正好碰到戚明和几个人拾阶而上。戚明却出乎意料地热情:“梁省长,我来给你介绍一个老板,从华京来的。”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