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74侧翻-权路迷局 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址_365bet线上娱_365bet注册开户

权路迷局

2274侧翻

笔龙胆2018-3-6 17:7:41Ctrl+D 收藏本站

    那三张图片,都是荣可颂与某位已经进去的老领导的合影。这位老领导在位的时候,位高权重,影响力很大,几乎无所不能。但等他被抓之后,一片讨伐之声、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这也已经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当时荣可颂与这位老领导打得火热,但是老领导出事之后,荣可颂选择了退避三舍,从此不再提起与老领导的关系。但是,他在公司里还是将与老领导的交往留了底。

    这些,荣可颂可都是让手下做好了极其严密的保密工作的,没有想到,这些照片还是流了出去!荣可颂顿时想起了华京总部给他的通知,有人在调查他荣可颂和鸥海集团!这话看来不是假的!

    就在荣可颂发愣的时候,戚明有些不耐烦了:“荣总,你在看什么?我关心的东西,什么时候给……”荣可颂却朝戚明看了一眼,找借口道:“戚省长,有个重要电话,我出去一下就回来!”说着就跟手下跑了出去。戚明朝荣可颂很不满的看了一眼,可是荣可颂已经冲出了包间。

    到了外面,荣可颂冲着手下问:“这到底是谁干的?你们查出来没有!”手下说:“不知道,很难查,这些照片是同时从几十个微信公众号和社交网站上爆出来的,这么短的时间里,根本找不到源头是谁,背后是谁!”荣可颂的目光变得像要杀人一般抓狂。手下又说:“荣总,这些照片,会不会是某些人从互联网上找来的,因为这三张照片,都是您和那位老领导的,没有涉及到其他的内容!”

    手下如此一说,荣可颂才放松了下来,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容:“对啊!不就是三张照片吗?很有可能就是某些用心不良之徒,在网络上找来的!我怕他个鸟啊!看看再说。”荣可颂冲手下抛下了一句,正打算回进包厢去继续海喝。

    然而,此刻手下又慌里慌张地道:“荣总,恐怕没有这么简单了。”

    荣可颂停住了脚步,就如再次听到噩耗一般皱起了眉头:“怎么了?快说!”手下再次将手机递给了荣可颂。荣可颂一看,就有种犯晕的感觉。因为又有三张照片爆了出来,这是荣可颂与一个中年女人的照片。

    这个女人五十来岁的样子,长相就如东北大姐,脸宽眉浓大骨架,让任何男人都产生不了一丝欲望。但是,就在以前,荣可颂亲切地称呼她为“大姐”,他还亲密地搂着这个大姐,就差没有把脸贴到她的脸上了。

    尽管如此,这张照片就足以证明他荣可颂与这位大姐之间非同寻常的亲密关系了。但是,在五年前,这位大姐却被爆出贿赂重要官员,结果有三名正部级以上官员被这位大姐拉下马,还有一大批厅级以上官员因为与大姐存在利益交换被查处,这位红极一时的大姐也因此锒铛入狱,成为阶下囚。

    荣可颂的公司曾经也是大姐用来洗钱的重要渠道,荣可颂也因此获得了大量的佣金。可以说,荣可颂的原始积累,就是跟这位大姐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但是,这位大姐出事之后,荣可颂就退避三舍,与大姐划清界限,她的审判、入狱的过程中,荣可颂跟她一面都没有见过。事发五年来,荣可颂也一次都没有去看过大姐。

    可如今,某些人竟然把他与大姐的关系又翻腾了出来。这人到底是谁?目的又是什么?之前,他和老领导的照片,如果可以说只不过是从网上搜来的;那么现在,人家又发了一批他与大姐的照片,就足以证明对方手里真的有货!

    对方到底是谁!荣可颂真地开始骄躁不安起来了。

    忽然,在荣可颂的脑海之中,有一句话莫名其妙地冒了出来:你要证据,我会一点一点地给你看。等着吧。

    是江中省常务副省长梁健!这句话就是,梁健下午在电梯中对荣可颂说的。难道,调查他荣可颂和鸥海集团的,真的就是梁健!荣可颂有些慌了,如果梁健真的掌握了他的那么多内幕,他真的完了。

    “荣总,戚省长在等你呢!”从包厢之中,娜娜走了出来,传达了戚明的话,“他说你作东,出来打电话打了这么久,还让不让他们好好喝酒了。”荣可颂冲娜娜横了一眼:“还喝个屁,你进去陪他们,我有事。”

    说着,荣可颂就拨了一个电话,从过道中往外走出来。娜娜从荣可颂的眼神之中看到了惊恐。她心想,集团遇上大麻烦?但她还是款款地走回了包间。

    走到了外面的荣可颂,将电话打给了江中省常务副省长梁健的秘书牛达,荣可颂没有梁健手中电话的号码。他说:“我想跟梁省长通电话。”牛达说:“梁省长现在忙,你等着。”荣可颂有些恼火:“我有重要事情,你耽误得起吗?”牛达却毫不给面子:“梁省长知道你会打电话来,让我告诉你,好好等着,不许挂电话,否则你再次打过来,我们就不接了。”

    之前,荣可颂对牛达是一副傲慢的样子,如今却被牛达以同样的态度对待,这让他很不爽,但也毫无办法。荣可颂只能一边将手机放在耳边,一边干等了足足三分钟,从对面才响起梁健的声音:“荣总是吧?有何事啊?”荣可颂有些窝火,自己火急火燎,但梁健却云淡风轻,他有些激动地道:“梁省长,那些照片,是不是你找人发出来的!”梁健的声音再度不紧不慢地传来:“电话里说话不方便,我就在香格里拉咖啡馆,过来一起喝一杯咖啡吧?”

    荣可颂一愣,梁健竟然与他们在同一家酒店,而且对他们的行踪,似乎了如指掌一般!他没得选择,只好向着香格里拉酒店内部的咖啡馆走去。

    此刻,在包厢中的戚明恼火了:“荣可颂去哪里了!让他快回来!”荣可颂所承诺的材料和2个亿都还没有到位,荣可颂却已经消失不见了!可不管戚明如何发火,那天荣可颂都没有再回到包间。

    荣可颂走进了香格里拉咖啡馆,看到梁健正在一张沙发上,舒服地喝着咖啡。牛达走了过来,将荣可颂带了过去,没有跟他多话。梁健笑着道:“荣总,请坐吧。要喝什么咖啡?让牛处长给你去点一杯。”荣可颂紧绷着脸:“不用。梁省长,我们也不用废话了,你就告诉我你想要什么吧!”

    梁健放下了咖啡杯,一笑,然后盯着荣可颂道:“行啊,那我们就简单一点吧。我要的是,你们鸥海集团离开江中。”荣可颂立刻道:“这不可能!我们今天已经拿下了中西部大动脉高速建设项目,我们是不可能离开江中的。”梁健似乎根本不在乎他的话,说道:“这个项目本就不属于你们公司。如果你不想离开江中,那就等着离开大陆吧!”荣可颂一惊,瞧着梁健,他相信梁健说得并不是假话。

    荣可颂却还是不肯认输,他冲着梁健说:“梁省长,你要知道,我手里有沈伟光和娜娜把柄。”梁健笑着道:“我正是考虑这一点,所以才给你一点余地,让你离开江中就算了,否则的话,你现在就不在这座酒店了,而是在检察院里。好了,我们的话就到此为止了。现在是晚上7点钟,赶到高铁站还有离开江中的车票。在凌晨之前,如果我发现你还在江中,后果自负。牛达,送客吧。”

    牛达就对荣可颂道:“荣总,请吧。”荣可颂非常不甘,但是他毫不办法。他想起了一句话,以其人之道、还施彼身。他使用图片、视频等手段要挟了沈伟光和娜娜,如今梁健却以同样的办法,让他从江中滚出去。之前,他对梁健的忌惮看来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

    在咖啡馆门口,牛达又对荣可颂道:“荣总。梁省长说了,让你不要再纠缠娜娜和沈书记,只要再有一次,你干的那些坏事,就会在全媒体上曝光,到时候大中华都将没有你的容身之所了。明白了吗!”

    荣可颂冲牛达很不服气地瞪了一眼,但是他不敢拒绝、也不敢反驳。

    十来分钟之后,荣可颂已经坐在一辆向着高铁站开去的车上。这时候,省长戚明的电话追过来了。他看着那个电话,好一会儿,没有接,按了静音,不去管。

    省长戚明真的恼火了,在饭桌上就咆哮了:“荣可颂是怎么搞的!他难道以为中标了,就可以耍手段了吗!门都没有!让他立刻来见我,否则以后再也不用来见我了。”戚明有一种深深地被玩弄的感觉。

    这时候,娜娜也接到了一条短信,她借机也离开了包间。这样一来,这顿饭竟然没有人买单。请客的人都不见了,只剩下接受宴请的戚明、北川和有关部门负责人等人。他们要离开的时候,还被服务员拦住了:“各位客人,你们还没买单呢!”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