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77三伯的驾临-权路迷局 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址_365bet线上娱_365bet注册开户

权路迷局

2277三伯的驾临

笔龙胆2018-3-6 17:7:46Ctrl+D 收藏本站

    牛天从梁健的办公室出来,他又主动与梁健握手告别。梁健对他说:“三天之内,给你答复,不管成功与否。”牛天答道:“很感谢。不管能否成功,到时候我都想请梁省长到我们天方夜谭总部的食堂吃一顿饭。我们不去大酒店,食堂吃饭更有味。”梁健一笑道:“这个到时候再说,我希望能够给牛董带去好的消息。”

    牛天的坐驾是一辆加长林肯。牛天舒服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助理坐在他的对面,问道:“牛董,你觉得这位梁省长靠谱吗?”牛天寻思了一会儿,说道:“这位梁省长,绝对不是普通的官僚。他是一个有情怀、有追求的领导,我之前小看他了。”助理又问:“这么说,他有可能把事情办成?”牛天:“这个事情,能否办成倒是难说,毕竟北川都没有办好。但是,就算这个事情办不成,这位梁省长也是我要结交的人,我感觉他的前途不可限量。”助理不露声色地拍马道:“牛董的眼光一直都很准。”

    上一个下雪天,梁健到了华京,却只是拿了小五交给的鸥海集团材料,就匆匆赶回宁州了。这次,从高铁站出来,他就回家去了。他是想念项瑾和两个小孩了。吃过了晚饭,四人在客厅的沙发上玩,霓裳的学习成绩很好,作业等早就已经完成,坐在沙发上独自看书。唐力在玩着积木,他说长大之后也当一名顶级设计师。梁健怀疑,这是否也是受到了项瑾的影响?

    梁健还真的不希望,这两个孩子长大之后跟自己一样从政。从政的人生太复杂,也太凶险。他更加希望以后的政治,跟今天的也有所不同。在一个现代开放的国家,政治的影响能够越来越小,人们能够过上更加自由、民主的生活。发展最终是为了改善人类的生活。如果今天的一切斗争、一切努力,能够带给后代更好的生活,那就都值得了。然而,梁健也怀疑,这不过是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

    “爸爸,你在想什么呀!”唐力的声音响了起来。梁健一看,发现自己已经将唐力所搭建的城堡不小心给弄塌了。梁健赶忙收起了胡思乱想,一心一意地陪同唐力开始玩了起来,最后两人搭建了一座又高又漂亮的城堡。

    唐力很有成就感地举起双手,在客厅里跑来跑去:“我的第一座城堡,建成了!我的第一座城堡,建成了!”家里的孩子物质上都不缺了,缺的却是他的陪伴。

    到了孩子该休息的时候,霓裳走到梁健身边:“爸爸,今天我要你抱我上楼。”十来岁的女儿,长大修长甜美,也许再过两年就要含苞待放了。梁健想起自己,好久没有抱过女儿了,他一个公主抱,从一楼将她抱到楼上去。心中却划过一丝嫉妒的感觉,以后将会有另外一个男人这么抱起自己的女儿……梁健感觉自己的想法很可笑!忙收了起来。不过,这也许是每一个有女儿的男人都有过的嫉妒。

    项瑾陪同他们读书、入睡。梁健到了客厅,拨了一个电话。他是打给华京方面纪委八室主任洪子文的。但是,洪子文并没有接电话。梁健打了第二个电话,还是没有人接。梁健就没有继续再打,毕竟洪子文所在机关特殊、工作性质特殊,说不定他现在就是在加班加点呢。

    第二天上午,梁健想要再给洪子文打一个电话,他的号码才拨了一半,洪子文的电话却打了过来。梁健接了起来,笑着道:“洪主任大忙人啊,昨晚我打了两个电话,你都没接。”洪子文也笑道:“谁说不是呢!我已经十五天没有见到老婆了,都在外面呢。”梁健心中一愣道:“又在办大案了?”洪子文道:“这个请先容许我保密吧,兄弟。你昨晚为什么打我两个电话,有什么事啊?”

    梁健道:“我本来要请你夫人陶虹帮个忙呢!可你都已经半个月没有见她了。看来没有办法转达我的请求了。”洪子文却爽快地道:“兄弟,你客气个啥呀。你要让陶虹帮忙,直接打给她呀,不然就见外了。这样吧,我打个电话给她,让她打给你。”梁健忙说:“那算了,还是我打给她吧。你去忙你的大案吧。”洪子文道:“这次,不好意思了。等忙完了这段,老哥我请客,跟你好好喝一杯。”梁健道:“一言为定。”

    梁健给洪子文的夫人陶虹去了电话,说要向陶司长报告一个事情。陶虹说:“梁省长,你这么说的话,可是要折煞我了。这样吧,我上午有空,请你和项院长喝一杯茶。我也正好想要找项院长聊聊天。”梁健跟项瑾说了,项瑾道:“也好啊,把霓裳和唐力送我爸爸那里去,我爸也想他们了。昨天还打电话来呢。”

    他们在距离古宫不远处的一个海子边见面。那里的一座茶室,正面对着海子,岸边还有积雪,里面是热腾腾的茶和点心。项瑾笑着道:“陶司长真会享受。”陶虹道:“我们不要再称呼职位了,你叫我陶姐吧,我就叫你项瑾了。梁省长,我们也一样。”项瑾说:“好啊,这样更亲切。”梁健也点头答应了。

    陶虹喝了一口茶,又叹了一口气说:“嗨,项瑾,不瞒你说,我其实也是一个有点小资的女人,得空了,也想跟老公喝喝茶、单独吃个饭、去看个戏剧或者参加一个活动什么的。”项瑾道:“这个不难啊,无论是从社会地位说,还是从陶姐和洪主任的经济收入来说,都是很容易达到的事情啊。”陶虹摇头道:“经济上是没有问题,圈子里也有很多人叫我去,可是洪子文就是没有时间。这次,又已经半个都没有回家了!就如卖给了他单位一般!还不如梁健呢,虽然在江中,可是想回来了,不就回来了吗?”

    项瑾想起,这段时间梁健回来得还是挺勤的,而且昨天晚上还偷偷地摸到床,不由脸上有些微红。在感觉自己幸福的同时,项瑾又劝慰陶虹:“陶姐,对洪主任的机关我也是有所了解,他现在是中层领导,还必须到一线指挥。但是,当他再上一层楼,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白天也许会很忙,每分钟都是安排好的,但是到了晚上之后,就可以按时回到你的身边了。以前,我老爸就是如此。所以,陶姐,你只要再支持洪主任熬过这一段时间,你们的好日子就要来了。”

    陶虹听了项瑾的话,眼眸亮了起来:“看来,我还真得跟项瑾妹妹多聊聊天。你看,你的这一两句话,就让我看到希望了。”梁健心想,其实很多人的想法,还是希望能够过上悠闲、宽裕的生活,这是大家共同的向往。但是,身在官场的人,却往往办不到这一点。不是太忙,就是太闲。太忙了,没有自我;太闲了,心里要慌。很难有人能够做到平衡。

    闲聊了一会儿之后,陶虹忽然问梁健:“对了,你说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是什么事啊?”梁健就说了天方夜谭集团的“易支付”想要进入医院系统的事。听了梁健的说法,陶虹问道:“你这个事情,是不是跟北川有关系,如果是北川托你来找关系的,就办不了了。”梁健就有些奇怪,为什么跟北川有关系,就办不了?陶虹也不加隐瞒地说了,他们的分管部长与北川家有仇的事情。

    梁健这才了解到,原来北川曾经为天方夜谭集团去卫生部跑了,最后非但没有帮协调好,还把事情搞砸了,这才致使牛天跑到了自己这里寻求帮助。梁健对陶虹说:“绝对跟北川没有关系。你也知道,我老爸唐明国和北国也不是一路的,我和北川的关系也很一般。”陶虹看了梁健一眼道:“那你为什么跟北川想办的是同一个事情?”梁健一笑道:“理由很简单,如果北川办不成、我办成了,牛天就会更服我。”陶虹笑了:“这个理由简单粗暴,我去帮你争取一下。”

    在回家的路上,项瑾一边开车,一边转向梁健:“你今天和陶虹说话的样子,好像一个政客。”梁健笑着道:“你不喜欢我那么说话?”项瑾也朝他莞尔一笑:“不是很习惯,但是很男人。”梁健靠过头去,亲吻项瑾的侧脸。项瑾因为痒而躲着:“别捣乱,我在开车呢!”

    梁健的手机又响了起来。“谁这么扫兴?”梁健抱怨了一句,拿出手机,显示竟然是“李园丽。”这让梁健有些意外,李园丽虽是自己的母亲,但平时很少打电话给梁健,也不知有什么事?梁健刚一接起来,就听到李园丽焦急地声音:“梁健,你在哪里?”梁健道:“在华京,发生什么事了?”李园丽道:“那你快回来吧,老唐跟人吵起来了。”“跟谁?”梁健奇怪,谁敢到老唐家吵?

    李园丽道:“是三伯回来了。唐宁一、唐靖宇他们都来了。”梁健立刻道:“你别急,我这就过来。”梁健转头对项瑾道:“调头,开到我爸家里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