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99寻找之人-权路迷局 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址_365bet线上娱_365bet注册开户

权路迷局

2299寻找之人

笔龙胆2018-3-6 17:8:25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天一早,一辆奔驰越野已经等在招待所门口了。这辆车是胡小蓝的,梁健见到这辆车就有一种亲切感。因为,正是这辆车载着梁健和胡小蓝一同去了中西部,并把他们平安地带了回来。上了这辆车之后,感觉车厢之中是暖意洋洋的,但一丝清香却沁人心脾。等他们的车子离开了招待所的时候,后面一辆黑色轿车就跟了上去。

    梁健很快从后视镜中发现了异常,转头对胡小蓝道:“蓝,你有没有发现,后面那辆车在跟着我们?”胡小蓝朝后视镜中瞥了一眼,道:“我注意到了,这两天时不时就会跟着我。”听到这话,梁健又回想起了录音笔里那种阴笑的声音,不由为胡小蓝担忧:“你停车,我倒要去看看,那到底是些什么人?如果他们有什么图谋,我一定不会放过他们。”

    胡小蓝瞧见梁健那副认真的神情,微微一笑道:“不用担心我,我知道他们最近肯定不敢怎么样。我现在不能让你停下来,因为我们得赶时间过去。高铁还有二十五分钟要开了。”梁健瞧见胡小蓝说得非常肯定,似是胸有成竹的样子,就稍稍放心了一些。但是,他想好了,等从华京回来之后,他一定要弄清楚这些跟踪者到底是谁,与害胡小英的人,到底有什么关系!

    梁健和胡小蓝准时到达了高铁站,他们一下车,就见胡小蓝的那个美女驾驶员已经在等着他们,身穿紧身的皮衣皮裤,在视线不怎么好的早上,这女驾驶员还带着墨镜。她都不跟梁健和胡小蓝打招呼,就径直将车子开走了。梁健和胡小蓝走入高铁站大厅的时候,后面那辆黑色轿车稍稍停了停,似是在打量着他们,随后也开走了。

    早上七点多的高铁,到达华京高铁南站也就中午。在车上时,梁健就问胡小蓝:“现在,你总可以告诉我,你让我陪你去华京所为何事了吧?”胡小蓝:“我们要去见一个人。”梁健奇怪:“见一个人?谁呢?”胡小蓝笑着说:“一个你熟悉的人。”梁健就不再问了,尽管心里很想要知道。胡小蓝瞧梁健不问了,也只是微微笑着,她感觉梁健跟其他男人还是很不一样,心里明明想知道,却能忍得住,这也是一种定力。她比较欣赏那种有定力的男人。

    出了华京火车站,已经有一辆中规中矩的京字牌照的轿车等在那里了。梁健和胡小蓝坐了进去,车子启动。里面也是一个中规中矩的、六十岁左右的男人在开车。男人不跟他们说话,胡小蓝和梁健也不说话。梁健在华京生活了好多年,还担任过市委秘书长的职务,为此对华京还是相当熟悉的。他感觉,车子正在向华京城市的中轴线行进。自己认识的哪个人,住在那里附近呢?

    梁健在脑海之中筛选着,很快就冒出了一个人的名字。但他还是没有说出来,静静地等待着车子将他送到目的地。经过了地安门,拐过长安街,穿过前海公园,瞥见了古代皇帝祭天的地方,最后车子进入了警卫森严的别墅区,他们所乘坐的车子畅通无阻。一进入这个区域,梁健就更加确信自己要去见的人是谁了。

    最后,轿车停在了胡青兰的别墅前面。两人下车之后,梁健看着胡小蓝问:“您跟胡委员是什么关系啊?”胡小蓝说:“你猜呢?”一直都淡然如水的胡小蓝,此时却平添了一份狡黠之感。梁健本还想再问什么,别墅之门打开,身材高挑的方华正走出来,声音悠扬地道:“两位来了?快进来吧?胡委员请你们喝下午茶。”

    方华如今看梁健的目光都带着笑意,这跟梁健初识方华之时已经大为不同了。两人跟随方华进入了别墅之中。在会客室里,胡青兰果然在等着他们。方华问他们喝什么。胡小蓝说茶吧,梁健说咖啡。他说了之后,目光就转向了胡小蓝。胡小蓝一笑,对方华说:“我去做咖啡吧,梁健的口味很刁的。”

    胡小蓝还真的走出去,给梁健做咖啡了,这让梁健都有一些不好意思了,毕竟这是在胡委员的家里。几分钟后,胡小蓝端来了两杯咖啡,一杯给梁健,一杯给胡青兰,仿佛她才是这家里的主人一般。胡青兰就笑着对梁健说:“梁健同志,今天亏得你来,我才有口福尝一尝小蓝的咖啡。”梁健就更为尴尬了:“胡委员见笑了。”他转换了话题问道:“胡委员,我有一个疑问,您和小蓝是什么关系?能告知我吗?”

    胡青兰看了一眼胡小蓝,仪态万方,笑着道:“小蓝,你还不曾告诉梁健?”胡小蓝说:“为什么要告诉啊?其实,我们之间的关系,并不影响我们是我们自己。”这话正像是胡小蓝说的,按照她平静如水的心性,她并不是以与别人的关系来确证自己的。胡青兰笑着道:“你从大到小就是这性子。你没有看到梁健很好奇吗?那只好我来告诉梁健了。”她又转向了梁健:“如果我说我们是母女,你会相信吗?”

    母女?梁健对比着胡青兰和胡小蓝,眉宇之中却有几分神似,并不是几分,甚至可以说是很多分。但是,胡青兰如此问,梁健就觉得不是,于是他就说:“我感觉,不是母女,是姐妹。”胡青兰一听,脸上露出了笑来:“看来,我还没有很老。”女人很在乎在别人眼中,自己是否年轻。女人越在乎这个人,也就越在乎自己在对方眼中看起来如何,胡青兰也不例外。

    胡青兰跟胡小蓝的确是姐妹关系,只是两人年龄相差很大,说她们是母女的也不是没有。所以,胡青兰索性就先说,自己跟胡小蓝是母女。如今,听到梁健说她们是姐妹,反而让她很是高兴。方华在一边说:“梁省长的眼光还是很不错的。”

    确证了胡小蓝和胡青兰之间的关系,梁健才想通了,当时胡小蓝为何会知道胡青兰要来到江中视察的消息,以及其他胡小蓝身上的神秘之处也都可以理解了。三人相互之间闲聊了一会儿,梁健想起来:“蓝,你昨天说,有重要的事情,不知是何事?”胡小蓝转向了胡青兰:“姐,还是你来告诉他吧?”

    胡青兰就说:“梁健同志,这次让小蓝跟你一块儿来,其实有一个事情,想要让你帮一个忙。”梁健道:“胡委员,你客气了。有什么事,尽管吩咐,我能办的一定全力以赴。”胡青兰:“我们想让你帮我们找一个人。方华,你们把照片给梁健看一看。”

    方华就将一张小型的黑白照片递给了梁健。梁健拿在手中一看,这是一张年代久远的照片,一个三十来岁、穿着朴素、却难掩美貌的女人怀抱着一个婴儿。这张照片,少说也应该有四五十年了。

    “您是让我找这个照片上的婴儿吗?”梁健问道。“不错。”胡青兰道,“实不相瞒,这照片上的女人是我们的母亲,这张照片是我的妹妹、小蓝的姐姐的周岁照。这张照片拍了不久,我父母都遭遇了灾难,被贬到西江省去了。在途中坐火车的时候,发生了意外,我的这个妹妹就丢失了。我们一直在寻找她,可是却一直没有结果。”

    梁健又看了一眼照片,为难地道:“胡委员,这张照片上的婴儿太小了,看不出什么特点啊。这样很难找。”胡青兰道:“是啊,就因为我们只有这么一张照片,所以寻找这位亲姐妹就如大海捞针一般,而且不知道是怎么样的针。小蓝也四处在帮助寻找,可是没有什么收获。我想到了你,因为你办法点子比较多。”

    胡青兰看来是真的对自己很信任,梁健心中感激,就说:“胡委员,既然你们这么信任我,我一定全力以赴,去帮助找。”说这句话的时候,梁健忽然想到一个名字:胡小英。胡青兰、胡小蓝、胡小英,这几个名字很容易就联系在了一起。那么,有没有可能,胡小英就是胡青兰的妹妹,胡小蓝的姐姐呢?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梁健就说:“蓝,你知道,江中省现任旅投集团董事长胡小英,有没有可能就是你们的姐妹?”还没等胡小蓝回答,方华就道:“梁省长,并非姓胡的,就跟胡委员是姐妹的。蓝已经调查过了,但是胡小英不可能。”梁健:“为什么不可能?”

    胡小蓝说:“我当时也怀疑,胡小英有没有可能是我们姐妹,但是我们核实了一个事情之后,就知道不是了。”梁健好奇地问:“核实了一个什么事情?”胡青兰解释道:“梁健,我们的母亲跟我说过,我们那个失散的姐妹,身上有三颗明显的痣:一颗在她的脖子里,下巴的下面,还有一颗在左乳的下方,还有一颗在尾骨处。小蓝去观察过胡小英的脖子,她那里并没有痣。”

    梁健对胡小英是熟悉的,她的脖子中的确没有痣。那么,胡小英的确就可以排除了。其实,他心里倒有些希望胡小英真的与胡青兰、胡小蓝是姐妹。胡小英如今孤独一人,如果有这两位姐妹,以后的生活将会大为不同。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