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0一市五省-权路迷局 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址_365bet线上娱_365bet注册开户

权路迷局

2300一市五省

笔龙胆2018-3-6 17:8:27Ctrl+D 收藏本站

    但是,胡青兰所说似乎已经排除了胡小英。梁健就说:“胡委员,我会放在心上,努力去找。我相信,只要你们的这个姐妹还在这个世界上,我们就不怕找不到。”胡青兰道:“梁健同志,还有一个月就是我们母亲十周年的祭日了,我和小蓝都希望能在这一个月中,找到我们失散的姐妹,也算是给我们母亲的在天之灵一个交代,也是给我们自己一个交代。这件事,我们能拜托你吗?”

    一个月?大海捞针?这中间的难度可不是一点点。但,既然是胡青兰交待,而且这也不是违反原则的事情,帮她们找到了姐妹也算是一件大功德,梁健就说:“我梁健一定帮助胡委员和小蓝实现心愿。”胡青兰、胡小蓝眼中都露出了喜色。

    胡青兰手中资源何等的丰富,胡小蓝也有的是人脉和金钱,她们也都分头找过很多人,但没有一人是像梁健这样爽快答应的,也没有一人有梁健这样的信心。方华听了,也觉得梁健答应得有些太满了,就对梁健说:“你真的有把握?可别答应得这么好,到时让首长失望。”梁健知道,方华并非针对自己,而是真的为自己担心。

    梁健笑了笑,看向胡青兰说:“胡委员,我梁健有没有让你失望过?”胡青兰微微笑着,摇了摇头:“还真没有。否则,我也不会让小蓝找你来了。”梁健就转向方华笑道:“方华姐,你听到了吧?”方华朝他白了一眼:“你牛气,希望你这次同样不会让胡委员失望。记住现在是3月3日,你必须在4月3日之前把人找到,否则就别怪我把你的电话打爆。”梁健笑道:“没问题,4月3日。就这么说定了!”

    关于胡青兰和胡小蓝寻找亲姐妹的事情,就此告一段落。胡青兰又对梁健说:“梁健,周一,我要参加一市四省在徽州省的会议,这个事情你知道了嘛?”梁健答道:“我已经看到会议通知了。但是,这个会议明确要求党政一把手去参加,所以我就没有资格去了,也没有办法在会议上听取胡委员的指示了。”

    胡青兰杏目瞪着梁健:“梁健,你别再跟我来这一套了。我都让小蓝把你请到家里来了,你还叫我‘胡委员’?”梁健眨了下眼睛,马上就反应过来了:“不好意思,胡姐。”胡小蓝和方华相视一笑。胡青兰听了之后,点了点头,又说:“这个事情,是我疏忽了。没有考虑到你的职位是常务,我倒是蛮希望你也能去参加一下。我有些担心,你们江中那两位主要领导,都没有那个魄力把任务承担过去。”

    话只能说到这里,胡青兰答应过首长,接了那个任务并办成的话,后续会有多大的好处,是不能告诉任何一方的。

    方华说:“胡姐,您是为了让这一市五省高度重视,才要求他们主要领导参加的。什么时候,等梁健也到了主要领导岗位,就可以参加您召集的会议了。”方华听到梁健在称呼“胡姐”了,她也就不称呼“胡委员”“胡首长”了。胡青兰还是摇了摇头说:“可现在他还不是……”从胡青兰的话语之中,可以听出来她有多么希望梁健去参加。但是,既然通知已经下了,就不是开玩笑的,梁健的确是没有这个资格去参加会议的。

    想来想去,胡青兰也没有找到更好的办法。而梁健心中已经颇为感激,就说:“胡姐,能不能参加这个会议倒是其次,到时候会议精神我们省的主要领导肯定能带回来,我去抓好落实就行了。”胡青兰想了想道:“那也只能这样了。”

    梁健原本以为胡小蓝会在姐姐这里住一晚,但是当梁健起身要走的时候,胡小蓝说跟他一起走。她说,江中企业还有多少事情要处理。梁健则因为事先没有跟项瑾说自己回华京,所以现在也不会回家去。更何况,江中的确也还有很多事要处理。于是,他和胡小蓝也就不在华京逗留了,一同坐上了回程的高铁。

    到了江中之后,梁健就给小五打了电话,让他有空的时候,也来一趟江中。自从新唐成立之后,小五也就暂去了华京。小五接到电话,就说,近日将会到宁州。放下电话,梁健这才记了起来,老唐对他说过,让他有空的时候,回华京商量新唐发展的事宜。刚刚这次去华京,实在是来不及,又加上是保密的,所以没有办法回去见老唐。那也就只好等待下一次了。

    第二天是周日。方华忽然接到了国办的一个电话,说江中省委书记沈伟光请假,身体不适,需要留院观察,为此一市四省的会议没有办法参加了,江中省委办公厅来请假,并询问是否需要另派人代会?这事情倒是有些突然,胡委员召集有关省(市)党政一把手开会的情况并不多。方华自然是希望每个人都能出席。

    她就问江中省委办公厅的人,沈书记的病情到底如何,如果不是特别严重,最好还是能如期参加。但是,江中省委办公厅的人说,参会恐怕是不行了,因为沈书记昨晚疼得晕了过去,具体的病情要等做深入、全面的检查之后才能判定。这么说来,是真的参加不了了。

    方华立刻将这一情况报告了胡青兰。胡青兰听后,问方华:“你看,江中是不是让一个人代会,还是就他们省长参加?”方华见问,脑海之中就掠过了一个念头,于是建议道:“不如,就让他们安排一个人来代会,并且明确让常务副省长来代。”

    胡青兰问:“为什么不让副书记代?”方华道:“我们是国办嘛,政府口,让常务副省长代会,更合理。”胡青兰心里何尝不是这么想。她也就不再多说,直道:“好,那就通知他们,由常务副省长来代会吧!”

    常务副省长,自然就是梁健。

    在下午四点多的事情,梁健接到了省委秘书长狄旭杰的电话,说请他参加明天的一市四省会议。这让梁健很是惊讶,问道:“这会议不是党政一把手参加吗?为何会通知我?”当得知沈伟光的病情之后,梁健很是惊讶。沈伟光怎么忽然之间,身体就有恙了!梁健最先问的是,晚上能不能去看望沈伟光?狄旭杰说,为了接受更好的检查和治疗,沈书记已经于下午转移到华京去了。还是等下次省委办公厅统一安排一下去看望吧。

    梁健问他,情况是不是真的很严重?狄旭杰说,具体情况还不清楚,但是根据他江中医院的初步诊断,恐怕不太乐观。狄旭杰忽然又说:“梁省长,沈书记还特意叮嘱,在这次的一市四省会议上,你可以代表他发表意见。他说,他信任你。”梁健一愣,他还真没想到,沈伟光在自己身体如此不舒服的情况下,还惦记着一市四省的会议,还记着支持他梁健!

    梁健心道,只要等会议一结束,就找个时间北上去见沈伟光。

    一市四省的会议,是中午前报到,下午两点召开会议。梁健明确了,此次由朱怀遇跟随自己一起前往。一早上,梁健就让朱怀遇去问了戚省长那里,是否坐同一辆车去?得到的回复是,戚省长还有事情,所以各自前往。

    从宁州到徽州省也就几个小时的车程。梁健就坐上了自己的专车,与朱怀遇一同出发。在车上,梁健与朱怀遇闲聊,此次的会议放在徽州省是否有什么特殊的含义。朱怀遇道:“也许这跟徽州的后发优势有关系。在这一市四省当中,徽州的经济以前都是垫底的,但是在近几年却呈现出了快速的发展势头。华京把会议放在那里,是否为了表示,只要推动发展就能得到华京的关注呢?”梁健想了想道:“据我所知,此次的会议主题是环境问题,而徽州的环境保护,显然跟其他省(市)还是有差距的。”

    听梁健如此一说,朱怀遇就有些答不上来了:“这倒是有些难以理解了。”梁健一笑道:“会不会华京方面的意思是,不管是发达地区,还是具有后发优势的相对落后地区,都一样要重视环境问题呢?”朱怀遇一下子明悟了:“梁省长,你说得有道理。华京对环境问题,已经提到了战略的高度,肯定是你说的意思。”梁健却说:“‘肯定’不是无法肯定,我也不过是猜一猜而已。”

    到了徽州省会开受市之后,梁健他们入住了指定的宾馆。梁健正要乘坐电梯去房间的时候,看到边上有几个人走过来,朝梁健看了看,有些惊讶的样子。其中一人,还以极低的声音问身边人:“他不是常务副省长吗?怎么有资格参加会议?应该还没升任省长吧?”边上的人回答道:“没有。”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