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7江涛被下-权路迷局 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址_365bet线上娱_365bet注册开户

权路迷局

2307江涛被下

笔龙胆2018-3-6 17:8:39Ctrl+D 收藏本站

    征求意见走完之后,就等着华京方面开会讨论通过了。江涛从戚明处听说,巡视组倪金已经被摆平了,再加上北川的老头子北国也在帮助运作,这个副省长基本上可以说,已经是江涛的囊中之物了。这两天,戚明和江涛都在等待着从华京传来好消息。同时,趁沈伟光在生病请假期间,戚明在土地方面也有新动作。

    这天上午,宁州市又有多宗土地被挂牌拍卖成功,其中两宗地段最好的土地再次落入永创集团之手。当天下午,省里召开房地产商座谈会,省长戚明听取重要房地产商的意见建议,主题是促进全省房地产市场的健康平稳发展。梁健也被通知去参加会议。因为也想听听这些房地产商对房地产市场的预期和看法,梁健欣然接受了邀请。

    然而,到了房地产商座谈会的现场,梁健听到的和看到的,都不是他希望的场面。他听到一个个房地产商犹如打了鸡血一般,在那里喊着“今年的房地产市场肯定会一片向好,一定会为宁州的经济发展作出新的贡献”,“住房是人类的基本需求,人们永远希望能够住上更好的房子,所以房地产市场会持续向好”,此外还有不少房地产商在那里要政策、要贷款,希望省长能够给予他们支持和鼓励等等。

    这些话,梁健真的是有些听不下去:按照他们的意思,房间涨得越快越好,越高越好。你们房地产商是赚钱了,但是整个宁州的生态都给破坏了,这种破坏很快就会波及其他地市,到时候不论银行、金融机构还是民间资本,都会一股脑儿涌向房市,创新创业和实体经济因为缺乏资本,就会举步维艰。酿成的苦酒,自然不会是这些房地产商去吃,而会是政府和普通老百姓去吃。政府毕竟是机构,最终还是全省的百姓来吃。

    这是梁健怎么都不想看到的场景。梁健就想谈谈自己的看法,也给这些房地产商们泼泼冷水,让他们不要太过分了。但是,这将近20个房地产商个个表达欲极强,给他们每个人最多6分钟,结果个个超时,被主持人打断。这样下来,等所有人讲完,差不多已经两个半小时,距离下班,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了。

    不过,梁健还是想要讲几句。这时候主持人说:“下面,我们请梁……”梁健的手,也已经伸向了话筒。但是,在主持人还没有把“请梁省长……”这句话说完,戚明忽然就打断了主持人的话,说道:“今天时间有限,很快就到下班时间了,对于各位房地产老总来说,时间就是金钱,所以其他领导今天就不讲了,留到以后再讲。下面,就我来讲几句吧……”这其实等于是剥夺了梁健讲话的权力。

    接着,戚明就管自己开始讲了起来:“房地产是我省的重要产业,在经济发展中起到重要支柱作用……”

    梁健又不好在公开场合,跟戚明争吵起来,或者抢他的话筒,他只好把伸向话筒的手又收了回来。这种场面是非常尴尬的。其他房地产商都是商人,对这种事情敏感着呢。有的人心里表示奇怪;有的人本就对梁健有看法,就开始幸灾乐祸。

    坐在戚明另外一边的省住建厅长江涛,靠在椅背里,双手交叉胸前,一副很悠哉乐哉的样子。当然在坐的人当中,看到梁健被剥夺讲话的权力,最开心的还属永创集团老总向明远和唐家的唐三运。他们两人也作为房地产商老板的代表,参加了今天的会议。在散会的时候,向明远和唐三运,故意朝梁健走了过来。

    向明远向梁健伸出了手来:“梁省长,你好啊,我们永创集团在宁州一共拿了四块地,其实要感谢您啊。因为据我合伙人唐三运老师说,你以前也是唐家的人啊!而唐家给予了永创集团极大的支持。所以,我要感谢您。”梁健跟他短暂的握了一下手,一笑道:“向总,你弄错了,我跟唐家已经没有什么关系。所以,你不用感谢我。刚才在会上我没有说,现在我可以告诉你,楼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像要靠楼市大发横财的时代,很快就要过去了。还有这位唐老师,本身资金实力就不怎么雄厚,钱都是从家族里一户户集资来的,到时候别血本无归才好。”

    唐三运冷冷地看着梁健道:“你放心,我们并非盲目投资,前期做了很足的功课。况且,我们与戚省长、江厅长,也建立了很好的合作关系。所以,就算你梁省长不支持我们。戚省长、江厅长还会支持我们!”

    正从一边经过的江涛,听到后,也走过来:“梁省长,他们都是从华京来的投资商,为繁荣江中经济来投资的,很不容易啊。戚省长明确要求,只要我江涛还在住建厅一天,就要对向总和唐老师鼎力相助。这个要求,我是会不折不扣去落实的。”

    江涛讲得很是理直气壮,一副即将上位者踌躇满志的神态。在江涛的身后,站着戚明,微凸着肚子,下巴向上抬起,也是一副执掌江中、我主沉浮的模样。

    然而,就在此时,戚明的新秘书童志军却从外面急匆匆地赶了进来,在戚明耳边说了一句话。戚明就是一愣,朝门口看去。只见门口已经有几人走了进来,走在前面的是两个人,其中之一就是江中省纪委副书记张棕富,还有一位相对陌生。戚明等张棕富走近,尚未站住的时候,就说:“棕富同志,你们这是干什么?”

    张棕富故意轻声地说:“戚省长,我们按照上面的要求,要请江涛厅长随同我们一起去协助调查。”江涛的神色忽然紧张起来,眼神朝戚明这边飘忽。戚明就怒道:“按照上面的要求?你上面不就是章平心吗?现在章书记可是越来越厉害了,要带走一个厅长,事先都不跟我汇报,直接让你们这些手下来带人了。你们章书记呢?我要给他打电话。”

    张棕富的脸色就有些尴尬了,毕竟他是监察厅长,还是归戚明管的。但是,在张棕富身边的男人,却从身上取出了一张证件,递向戚明:“戚省长,请不要误会了章书记。这次我们来带江涛同志去协助调查,不是章书记的意思,而是华京方面纪委所决定的,你要打电话也请打给我们首长。”

    戚明的目光在证件上认真地过了一遍,果然是华京纪委方面的证据件。但是,戚明还是问道:“但是,据我所知,纪检监察办理的应该是本级所管辖的干部。江厅长是省管干部,为什么是你们华京方面的纪委来带人?这样不合规矩吧?”陌生男子面无表情地道:“之前,张书记已经汇报得很清楚了,这次我们正在办理一名中管干部的案子,但有些情况我们需要江涛同志去是协助调查,所以由我们来带人。不知戚省长能理解吗?”

    男子这么一说,戚明也没有办法了,他看向了江涛。江涛的眼中忽然充满了恐惧,他冲戚明道:“戚省长,你不能让他们把我带走!戚省长,你一定要为我再说说话啊!”江涛似乎一下子就乱了方寸。戚明的眉头微微一皱道:“江厅长,他们也不过是让你去协助调查,你慌什么。跟他们走一趟,快去快回!”戚明实在也不好阻拦华京方面纪委带人,只能如此劝江涛。

    江涛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喊道:“戚省长,肯定是倪金出卖了我。倪金这家伙是个两面派。”戚明感觉江涛已经失了定力,担心他会越讲越多,就喝道:“江厅长!你别再多说了。跟纪委的同志去协助调查吧!记住,知道的说,不知道的一定不要乱说!我相信,你很快就能回来的!”

    此刻,边上的男子就道:“戚省长,我们可以带江厅长走了吧。”戚明默认了。江涛只好跟着华京纪委方面的人走了,到了门口还不忘对戚明说:“戚省长,您一定要帮我向上面说说啊,我得早点回来,省住建厅还有一大堆事情等着我呢。”陌生男子说:“快走吧,这些事情你不用操心了。”

    这话似乎代表着一种特殊的含义。戚明的神色也为之一变。

    向明远和唐三运相互看了看,神情也都很是复杂。江涛被纪委带走,这事情来得实在太突然,根本猝不及防。向明远和唐三运又看了看戚明,心中忽然都冒出了一个念头“戚明不要出事才好啊!”

    戚明感觉到了两人的目光,心中也有一丝发毛,对他们说:“我们都走吧。”

    三人一同走出会议室,忽地又都朝后面的梁健看了一眼,只见梁健也带着微笑在看他们。

    人都说,被华京方面纪委带走的人,一般都不会回来了。现在,整个江中都在等待着,江涛是不是能够打破这个惯例?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