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14如何对策-权路迷局 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址_365bet线上娱_365bet注册开户

权路迷局

2314如何对策

笔龙胆2018-3-6 17:8:53Ctrl+D 收藏本站

    对上访,梁健并不反感,这是一种在制度不规范、言路不畅通的情况下,产生的一种非常机制。凭借多年的经验,梁健能够判断,老百姓去上访,大部分是有理由的,至少心中觉得不公,寄托于上访之路来解决。但是,企业家集体去上访,那就很没道理了。大部分企业家的收入都在社会中上层,近年来从华京到省市,哪一个地方没有给企业家倾斜性的政策,只要你一心一意地进行创业创新,又有哪个地方政府不会扶持?这些人说要成群结队地去上访,就不是个体行为了,背后就肯定有力量、有目的。

    听到梁健有些发火,曲魏忙说:“梁省长,这也是我们宁州应该检讨的地方。可能是我们的保密工作做得不够好。为此,在我们还没有出台产业转移的政策之时,这个消息已经透露了出去,有些企业恐怕着急了,所以在开始搞串连,想要阻止产业转移。”这个分析不无道理。

    梁健却轻轻摇了摇头:“我的意思啊,不是保密工作做得不好,是最得太好了。”

    “保密工作做得太好了?”市长江志渊不解地问:“梁省长,这个我有点理解不了啊。如果做得好的话,那些企业就不会知道我们要搞产业转移了,也就不会说要去上访。可以减少我们的工作阻力。”梁健看着江志渊,心下笑了,这个市长总归还是老实人,思路也偏保守。不过这样的人,也颇让人放心,跟他说明白,让他去做就行了。梁健紧绷地脸也就放松了下,笑着道:“你说的,用保密来减少的,其实是小阻力,后续在推进工作中,却会遇上大阻力。”

    宁州市的领导,都面面相觑起来。但是,沈连清却说:“梁省长,我有一个建议。”梁健颇为期待地点了点头:“你说。”沈连清得到了鼓舞,就道:“刚才,梁省长的一句话,给了我很大的启发。这些企业说要去上访,不排除个别企业想搞事,但是其中很大一部分企业,是担心自己的利益会受到政府的侵害,他们心里没底,所以才会说要去上访。我认为,我们与其关门来搞这个产业大转移的事情,还不如开门搞产业转移。”

    梁健再次点了点头,鼓励道:“你继续说下去。”沈连清说:“前期,梁省长去徽州省参加了一市四省会议,并且在其他省市都不敢接下‘和谐共生经济试点’任务的情况下,我们江中把这个试点工作给接了下来。当时干部群众和企业家们都是很振奋的,被我们江中党委政府在新经济形态上,敢作领头羊、敢为天下先的精神所感染!可以说,我们的‘和谐共生经济试点’从一开始就是有群众基础的,是群众所盼、所想的事情。既然如此,我们何不索性向公众开放,汇聚全社会的力量来把这个事情办好呢?”

    听到这里,曲魏也受到了启发,等沈连清说完之后,曲魏也马上接口道:“连清同志说得很有道理。我们在推进工作中的很多矛盾,其实都是我们自己造成的,要么就是不公开,要么就是不公平,让企业和百姓心中担忧,才会成为我们的阻力。在产业大转移的事情上,我们完全可以用一种更加开放的姿态去做!我们可以通过召开企业家座谈会、开展社会调查征求意见、有关重点部门共议策略、征求老干部老党员意见等形式,营造良好的声势,形成思想共识。等到思想统一了,再难的事情就有了动力,有了力量,少了阻力。”

    曲魏在当市长的时候,话不是特别多。但是,自从当了省委常委、宁州市委书记之后,也善于总结、善于提炼、善于调动情绪了。也许有些人认为,这多少有些华而不实,但是梁健却认为这是一件好事。作为一名主要领导,如果不能鼓动人,不能说服人,不能给下属力量和信心,就不能算是一个好领导。

    曲魏说完了,市长江志渊笑着道:“经过曲书记、沈市长的解读,我终于明白了梁省长说的‘保密工作做得太好’是什么意思了。我也完全赞同开门搞产业大转移。”江志渊似乎也不回避自己在理解上慢一拍,这种诚实的态度,也引得大家的笑声。这种笑声不是嘲笑,而是认可他的态度和人品。领导并不是时时处处都要比手下强,有时候承认自己“弱”,却更加衬托领导在心理上的“强”。

    只剩下汤东明没有说了,梁健就望向了他:“东明同志,你有什么看法?”汤东明说:“我完全同意曲书记、江市长、沈市长的意见,我没有其他要补充的,在后续的操作过程中,我会尽量多想点办法、多出点主意。”梁健也朝汤东明点了点头。我知道,汤东明不可能没有话说,但是按照他目前的身份,他这么说是非常恰当的。汤东明不仅仅能力强,而且非常懂得官场的运作套路、礼数,这就非常难得了。尽管他曾经是戚明的秘书,但是梁健打算把他身上的这一烙印在心中抹去,在关键时候要重用汤东明。

    梁健看了看众人说:“今天大家谈得都很好。有效的讨论对解决问题非常有益。我想经过刚才的讨论,曲书记和在座其他同志心中的疑惑,或多或少都解除了一些吧?接下去,关于如何做好产业大转移工作,我再谈三点自己的想法:

    “第一点,一定要将‘产业大转移’工作纳入到‘和谐共生经济试点’工作中去考虑、去谋划。这样才能为产业大转移找到出发点和立足点。第二点,在‘产业大转移’工作中,要把联系的、统筹的方法论发挥到极致,产业大转移,绝不仅仅是转移出去就完事。我们的产业大转移,一方面是为了推进宁州向一线城市进发,另一方面是为推动西部崛起,我们宁州作为龙头,要为中西部崛起作出贡献,而不是增加负担。第三点,我们一定要换位思考,多为企业着想,多为企业解决问题,有些企业就算转移了出去,宁州应该永远都是他们的娘家,只要他们转型提升了,还是欢迎他们回到宁州来创业、来投资,来发展。”

    梁健这么说的时候,曲魏、江志渊、沈连清和汤东明都认真记录着,他们并不是在做样子,而是感觉梁健的讲话,非常具有指导意义,是站在全省的层面,给了他们更高的站位、更宽广的视野,启发很大。

    梁健最后又对他们说:“这项工作很重要,在接下去的工作中,肯定也会遇上各种问题。有情况可以第一时间跟我联系,我给你们开绿色通道。”曲魏和其他宁州领导一同都道:“谢谢梁省长。”

    这两天,戚明的心情非常恶劣。他的手中原本握着北川的把柄,可以支使北川为自己服务,甚至实现更上一层楼的目标。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梁健在背后却与北川连横,查到了景怡和她丈夫在一年前已经离婚的事实。这样一来,他手中的把柄,就如一个冰激淋般溶化了,什么都抓不住。

    戚明本能地感觉到了一种危机感。他是知道北川的父亲北国的,自己这么长时间将北川犹如玩偶一般捏在手中,随意驱使,北国是碍于儿子的政治前途才忍着,如今北川已经没有什么把柄在自己手中。北国会不会对他进行疯狂的报复呢?

    这种想法,一度让戚明愁眉紧锁,精神状态犹如陷入了泥潭不能自拔,直到这一天,有人敲响了戚明办公室的门。秘书童志军带着几个人进来了,他们就是永创集团老总向明远,唐家家主、唐氏集团总裁唐三运,副家主及唐氏集团副总裁唐宁一、唐氏集团经理唐靖宇等人。

    戚明看到他们之后,情绪还是不高。向明远却笑道:“戚省长,看你脸色不大好啊。有什么不顺心的事?”

    戚明看了他一眼说:“有什么顺心的呢?北川副书记也已经不听我的了。接下去,政府这边的日子真还不知道该怎么过?”向明远仍旧笑着道:“戚省长,你大可不必多虑。没有了北川,你不是还有我们吗?难道,我的背景,连北川还不如吗?”

    向明远的背景?戚明的眼睛又如灯笼一般亮了起来:“向总,你愿意帮我?”向明远盯着戚明道:“我们两个亿都给你了,不帮你,难道还害你不成!”戚明马上请他们都坐了下来,让童志军给他们上茶,一同商量接下去该怎么做。

    向明远说:“戚省长,我认为,接下去有两件事你拖不得。第一件事情,要去见江涛,给他承诺,让他不要在里面乱说。第二件事,要把你们省政府办公厅的人进行一个换血,据我所知,你的政府秘书长,现在都不是你的人吧?美女金灿,好像跟梁健走得很近啊!这样的人放在身边,你不觉得很危险吗?”

    戚明一听很有道理,但这两个问题都难:“江涛目前正在接受调查;金灿是秘书长,她也没犯什么错误,如何换她?就算换了,让谁来接比较好?”向明远笑着道:“这两个问题,我都已经替你想好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