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20硬碰钉子-权路迷局 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址_365bet线上娱_365bet注册开户

权路迷局

2320硬碰钉子

笔龙胆2018-3-6 17:9:5Ctrl+D 收藏本站

    会议上先由银怀、永州、涌涛和宁州来进行汇报。这次会议的参会人员其实有些不伦不类的,会议通知市长(或分管副市长)参加,因为银怀、永州、宁州都是有市长的,但涌涛市的市长是空缺的,所以派了一个常务副市长过来了。但是,作为省会城市的宁州市,却来了一位市委书记,而且是省委常委。这样,在参加会议的四个地市领导中,既有省委领导,又有正厅级的,又有副厅级的,真可以说是参差不齐。

    先是银怀、永州、涌涛进行了汇报,等他们汇报完了,戚明就说,城市建设非常重要,在当前新形势下,城市建设要体现新标准、新亮点和新高度,特别是中西部的城市建设,不能因为经济发展水平低一些,就放松要求,也要体现出新作为、新格局,主动融入中西部都市圈建设。然后,戚明才转向了省委常委、宁州市委书记曲魏:“曲书记,你很重视啊,今天亲自来参加这个会议。下面,你来汇报一下,宁州市在城市建设上做了哪些工作,下一步有什么打算?”

    曲魏的稿子中是写着“产业大转移”的,原本也是想以此为亮点来谈。但是,他感觉到会议的气氛有些微妙,而且单独让他最后一个来汇报,似乎是有意要针对宁州一般。为此,曲魏在汇报中也只谈了具体所做的工作,比如区域布局、地标建设、交通治理等等,淡化了“产业大转移”的说法。梁健听了曲魏的汇报,暗暗点头,他也认为这种汇报更加恰当。

    但是,戚明在听了之后,就道:“曲书记,你是不是忘了汇报什么了?”曲魏一愣,但还是道:“应该没有了。”戚明说:“那么‘产业大转移呢’?来,给我把材料拿过来。”从边上,戚明的秘书童志军就赶紧递上了一些材料。戚明将那些材料往曲魏那边一扔,这些材料就到了曲魏的桌子前面。其他人都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感觉接下去的事情,可能才是今天会议的主题。

    只听戚明道:“你们宁州不是要搞产业大转移吗?搞得轰轰烈烈,还公开征求意见、开了很多会,是吧?”曲魏稳住了心神,答道:“戚省长,‘产业大转移’我们确实是在征求社会各界的建议,但也只是在征求意见阶段。”戚明盯着曲魏道:“曲书记,在这里,我想问一下,你们的‘产业大转移’到底想要转到哪里去?”

    从戚明的话音之中,已经能听出明显地针对性了。曲魏朝梁健看了一眼,忽然想起了梁健之前对他们说过的话,一定要将“产业大转移”工作纳入到“和谐共生经济试点”工作中去考虑、去谋划。曲魏就说:“戚省长,我们的‘产业大转移’是为了主动配合全省的‘和谐共生经济试点工作’而采取的举措,希望在宁州率先实现蓝天白云。”

    “‘和谐共生经济试点工作’,应该是省里当前的重点工作吧?曲书记?”戚明还是盯着曲魏不放。曲魏不知道戚明这么问,到底是何意思,只能硬着头皮说:“没错,我们也认为这是省里的重点工作,所以才主动予以配合……”戚明不听曲魏说完,就道:“既然是省里的重点工作,你们的‘产业大转移’也就省里工作的一部分。既然是省里工作的一部分,我怎么不知道?你们市委、市政府,谁向我汇报过!”

    戚明喝了一口水,将杯子往桌子上重重的一放:“今天,你们宁州市长江志渊同志没有来,他来了,我首先就要狠狠地批评他。他搞什么‘产业大转移’,却不跟省政府汇报,自搞一套!他是要把产业转移到哪里去!宁州把一些低端产业转移到中西部,有没有问过,中西部的地市同不同意?这显然就是没有大局意识的表现!”

    戚明尽管是在骂不在场的市长江志渊,但其实明显是在针对曲魏。在场的人,谁听不出来。会场顿时就陷入了沉寂当中。曲魏面对戚明的“指桑骂槐”,也不好多说什么。

    这时候,一直坐在边上的梁健说话了:“戚省长,说宁州市没有大局意识,恐怕是有些误会的。在胡青兰委员召集的一市四省会议上,我代表沈书记接下了‘和谐共生经济试点’工作的任务。当时,戚省长交代我,这项工作主要由我去抓推进。”

    其实,当时对接受了“和谐共生经济试点工作”的梁健,戚明很不满意,当时就说“既然你们要接,到时候活,也是沈伟光和你去干!”如今梁健的说法,可以说是委婉了许多。

    梁健继续说:“和谐共生经济工作试点,宁州作为江中的龙头,理应走在前面。所以,我就跟曲书记、江市长商量,是否推进‘产业大转移’工作,他们也一致同意,从这一点上说,他们是敢于勇挑重担的,是具有强烈大局意识的。至于戚省长之所以不知道,也是我工作没做好。我想先让工作取得了一定成效之后,再向戚省长报告。我想的是,把具体的操作过程做好,给领导一个好的结果。”

    梁健如此一说,等于是把宁州的责任都挑了过来。而戚明之所以不知道,在大家听来,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戚明自己不想管这个事情,当甩手掌柜,所以梁健和宁州市委市政府没及时向他汇报,也是情有可原的事了。

    戚明听了之后,又说:“可是,你们打算把产业转移到哪里去?中西部现在所具有就是环境优势,难道你们要把低端产业往中西部引,去破坏哪里的环境?”梁健回答:“戚省长,我们不是这个意思。产业转移出去,是为了拉动中西部的发展。今年,我们有中西部崛起战略。很多产业集中在宁州,会让宁州环境的压力特别大,但是如果分散到了中西部,生态环境的净化压力就变小了。同时,我们会设定一套动态监测系统,到时候哪些产业必须直接淘汰、哪些产业必须转移、哪些产业必须提升、哪些产业会留在宁州,都用数字和科技来说话。这套监测系统是按照发达国家的标准来设定的,总之从宁州转移出去污染中西部的事情,我们也是绝对不会做的。”

    梁健的这些话是能自圆其说的。在这公众场合,戚明又不能发蛮,所以真拿梁健有些没有办法。但他还是放话:“如果真像你说的,有一套监测系统,那还说得过去。但是,这套系统我目前是没有看到。我希望在十五天之内,能够看到这套监测系统,否则‘产业大转移’这个事情必须停下来。你们要知道,目前有多少企业跑到我这里来告状,说宁州市为了政绩,要把他们赶出去。这是要引起我们深思的,我们绝对不能因为某种政绩,而致企业的利益于不顾。要知道,企业也是非常不容易的!所以我只能给你们宁州十五天时间,如果没有一套科学的监测系统,‘产业大转移’就必须停下来。”

    从戚明的口中,你能听出的是正义凛然,但是梁健能够知道,戚明的内心真正在想什么。凡是沈伟光、梁健想要推进的事情,他都要反对。

    这天的会议在一种不和谐的氛围中结束了。会议结束之后,曲魏来到了梁健的办公室:“梁省长,接下去该怎么办?一套完整的监测系统,到哪里去弄啊,而且必须在十五天之内弄出来。”梁健也心里没底:“先别着急,办法总比困难多。而且,我们要做成‘产业大转移’这件事,必须得有科学的监测系统,必须用大数据说话,否则企业不能信服、干部做工作也没自信。所以这套系统,早晚得出来。只不过,目前是戚省长倒逼我们得赶紧弄出来。”

    曲魏道:“梁省长,我认同你的话,我们必须要有这么一套系统。可问题是到哪里去弄?现在八字没一撇啊。”梁健道:“让我想一想,等我想好了,再联系你。”曲魏说:“梁省长,那我也去想想办法。”

    梁健心里想到还是那个施建一。梁健又打了个电话给胡小英,让她帮助约一下施建一。胡小英回了电话过来说:“他说,明天他会回到宁州,在宁州机场下飞机。”梁健马上道:“到时候,我去机场等他。”胡小英道:“梁健,不用这么着急吧?”胡小英是不希望看到梁健如此低姿态地去求人。

    在胡小英心目中,是看不得梁健受委屈的。

    梁健却说:“现在时间很紧急了,我得早点见到他。你不用替我担心。”

    胡小英就只好把施建一下飞机的时间告诉了梁健,并问他“明天需要我陪你去吗?他脾气有些怪。”梁健说:“不用了。有些钉子必须自己碰。”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