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25痣迷解开-权路迷局 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址_365bet线上娱_365bet注册开户

权路迷局

2325痣迷解开

笔龙胆2018-3-6 17:9:14Ctrl+D 收藏本站

    梁健问道:“这个天将会怎么变?”曹也兴道:“总之不会是好天气。其他的我不能再多说了。”梁健的心里预先阴沉了下来,但是他也不好再多问了。曹也兴能告诉他这些,让他有个心理准备,已经是够意思的了。梁健道:“曹局,很感谢。”曹也兴道:“毕部长让我带一句话给你,我本来也想对你这么说:不论雨有多大、风有多猛,请一定要在江中坚持住。切记!切记!”

    曹也兴连说了两个“切记”,梁健心中很有些感动。这说明,毕部长和曹也兴是真的关心自己。但是,此前,毕部长对自己说过,上面已经注意到了自己,想让他在江中提前挑起大梁来。这句话至今还没有兑现,难道上面又出现什么变化了。风云际会,往往越是在高空就越瞬息万变,所以尽管计划赶不上变化也不用太在意。

    外界的变化是不可控的,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做好自己、守住本分,以不变应万变。梁健与曹也兴又简单聊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关于江中变天的事,他就暂且把它放在脑海的一个角落里,不再去动它了。目前,他还有几件事情等着自己去做。

    梁健把小五叫来了,问他关于寻找胡青兰姐妹的事情,有什么进展没有?距离4月3日之剩下了两天的时间。小五很是抱歉地道:“梁省长,对不起,这个事情我没有办好。”梁健瞧见小五的眼神之中也有些内疚。这几年来,小五办事都是让梁健很放心的,几乎没有碰到过小五办不成的事。这次,也并非小五没有好好去办,而是梁健低估了这个事情的难度。梁健自然不会因为自己的错误而去归罪小五,他说:“小五,你已经尽力了。找不到也没有关系。”

    小五道:“可如果找不到的话,您怎么跟胡首长交代呢?”梁健道:“我知道该怎么交代,你不用担心。”可事实上,梁健也不知道该怎么交代,他无非是想让小五不用内疚。

    小五走了之后,梁健的头脑之中升起了愁绪。他来到了窗前,眺望远处东湖的一角,让自己放松一下眼睛,也等于是放松自己的心情。

    看了一会儿,他记起应该给老唐打一个电话,问了一下东湖大学引进人才的事情,新唐中的人有没有发挥作用?老唐说,他们都在尽心尽力地寻找,初步建起了一个人才库。梁健就说了,环境科学研究方面,他已经帮助找到了一个专家教授。然后,梁健介绍了施建一的情况。老唐听后,没有异议。梁健又给项瑾打了电话。

    项瑾也很吃惊,施建一这样出了名的性情古怪的人,怎么会接受梁健的网罗。梁健说:“性情古怪,其实是想要自我实现的一种表达方式。只要给他们空间和舞台去自我实现,他们自然就会接受你,尊重你。”

    项瑾说:“在做人的工作上,你现在是越来越有一套了。”梁健笑着道:“感谢夫人夸奖。”两人在电话中聊了聊关于东湖大学下一步的发展。项瑾说,关于东湖大学的设计图,这段时间她让学院在抓紧设计了,但是宁州的土地立项和第一期的建设得抓紧。梁健说,他会与曲魏这边打个招呼,具体让老唐安排人去对接。项瑾说:“这个事情,你在吩咐宁州的时候,在土地、政策方面,最好不要沾任何的便宜。宁可各方面价格高一些,在土地方面不管怎么高,相比华京总是便宜很多了;政府补贴方面,能不要就不要。”

    梁健一听就明白了,项瑾是在为梁健的仕途考虑。目前,梁健就在江中任职,新唐所建的东湖大学如果比其他企业获得更大的优惠,很容易成为别人的话柄。项瑾最后补充了一句:“我们现在有200个亿,暂时不会缺钱。等我们的大学投入使用,顶尖的科研成果和技术一出来,就更不会缺钱。”梁健觉得项瑾说得很有道理,就道:“这方面,我完全听夫人的。等空时回来,我要好好感谢一下夫人。”

    项瑾温柔地笑着:“你倒说说看,怎么感谢我?”梁健说:“当然是真刀真枪地感谢喽。”在电话的这一头,项瑾的脸上不由自主地泛起了绯红:“不正经!快去跟宁州市打招呼吧。”项瑾说着就挂断了电话。虽然电话是她主动挂断的,可心里却开始思念起梁健来了。

    梁健结束了与项瑾的通话之后,就立刻给曲魏打了电话,聊了东湖大学的事情。曲魏听后非常激动:“如果这么一所顶级的民办高等学府能够入驻宁州,那么整个宁州的文化技术海拔都提升了。真的非常欢迎,我们宁州会做好各项服务工作。关于土地价格和政府补助方面,我们都能做到最优惠。”梁健赶紧说:“我知道你会这么说。但是如果你真的做到最优惠,东湖大学就来不了。”曲魏很奇怪:“为什么?”

    梁健跟他说了想法之后,曲魏就理解了,他说:“这样也好。我们不做优惠,但也不能让新唐吃亏,土地价格就按照市场价,政府补贴就按照明文规定,一切都在法律法规许可的范围内,阳光运作。”梁健说,这样可以,近日新唐就会有人专门来宁州对接。

    又一天过去了,4月3日到了。梁健还是没有获得关于胡青兰姐妹的消息。他头一次感觉,自己似乎没有办法兑现承诺了。白天过去了,到了晚上。

    这两天,胡小蓝一直没有给自己打电话。他几乎可以肯定,胡小蓝肯定也不想给自己压力。但是,这最后一天的晚上,梁健觉得自己必须去一趟胡小蓝那里了。答应了别人的事情,没有办好,总也要去跟人家说一声吧。

    晚上八点多,梁健来到了香格里拉咖啡馆。胡小蓝正在操作台的后面微笑着,似是在等着他。梁健正要说话,胡小蓝说:“先喝咖啡吧。”两人都没有说话,喝起了咖啡来。今天的咖啡是意式的,奶泡打得很均匀,入口的醇香无可抵挡。梁健就陶醉在咖啡的香味当中。等咖啡喝完了,梁健道:“恐怕,我现在得承认自己没有办好了……”胡小蓝脸上还是淡淡地笑着:“这没什么。要知道,青兰姐动用警方找到现在了,一直没有找到。你不能找到也是很正常了。”梁健也无奈地一笑:“本来的确没什么,可当时我夸下了海口,说一定帮助找到。这下,该自己打自己嘴巴了。”

    胡小蓝却说:“没有关系的,青兰姐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你给他打个电话说明一下情况就行了。她也不会往心里去的。”梁健其实是有些不想打这个电话,毕竟夸了口又食言,现在打电话过去承认,是很没面子的事情,而且是向首长承认。梁健开始告诫自己,以后说话,可就不能说得这么满了。

    自我告诫完了之后,梁健还是拿起了电话,打算给胡青兰那边打电话过去。号码都已经拨好了,忽然一个电话却窜了进来。竟然是施建一。梁健只好先接起了施建一的电话:“施教授,你好。”施建一的声音传了过来:“梁省长,我想找你见个面。”施建一还是那种风格,不为别人考虑那么多,想要见对方,也不问对方有没有空。

    知道了他这个性格,梁健反而觉得他爽气,他就说:“我正在香格里拉的咖啡馆里,你方便的话就过来。”施建一就说:“没问题,你给我一个定位,我马上过来。”

    胡小蓝问道:“你有朋友过来?”梁健说:“是的,一位环境监测的教授。”胡小蓝就说:“那好,我来做一杯咖啡。”梁健又拿起了电话,打算给胡青兰去电话,胡小蓝却阻止了他:“先不要打了,今天晚上不是还没有过完吗?等跟你朋友聊完天,再打吧。”梁健一看,笑着道:“不到三个小时就要明天了。难不成还会有奇迹发生?不太可能吧……不过,我听你的。”

    胡小蓝看着他笑了笑:“去找个位置坐吧,等会让你朋友也坐那边。”

    梁健找了一个沙发刚坐下不久,施建一就到了,他快步走到梁健的身边坐了下来,开门见山地道:“梁省长,之前你说的一句话是对的。不管怎么样,我都不能拿小英作为交换的条件。我和小英之间,应该是真的没有缘分,否则也不会到现在也没走在一起了。如今,我找到了能让自己真正幸福的事情,我也相信以后也能找到让我幸福的另一半。对不能强求的事情,我也该放手了。所以,这张照片,我也不想再捏在手中。本来我想烧了的,但是我想,也许你会喜欢。如果你要的话,你就替我保存了吧。”

    说着,施建一就把一张照片,递给了梁健。这是一张胡小英的照片,拍摄时间起码在三十年左右了。梁健一眼就认出了这是胡小英,那时候的胡小英,犹如含苞待放方的花骨朵,令人怦然心动。这张照片真的很美。

    梁健说:“我会替你保存的,同时也谢谢你信任我。”梁健打算将这张照片放起来,然而,就在这一瞬间,他的目光忽然瞥见了胡小英的脖颈处,那里赫然有一颗黑色的痣。梁健就用手在照片上抹了抹,他担心是沾上的东西,但那的确是一颗痣。

    梁健就问:“施总,以前胡小英的脖子上是有痣的吗?”施建一对梁健的大惊小怪有些不理解:“对啊,有。”

    《权路迷局》即将大结局,新书《商途》(作者笔龙胆)即将上传。了解新书详情,可关注我的个人公众号“行走的笔龙胆”。感谢一路支持,新年我们继续一路相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