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3坦诚相对-权路迷局 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址_365bet线上娱_365bet注册开户

权路迷局

503坦诚相对

笔龙胆2018-3-6 16:51:10Ctrl+D 收藏本站


                    来找他的是有段日子没见面的梁珀。今天的梁珀,和平日不太一样。平日的梁珀,穿着上总是正式中带着女人味,今天却是一身白t恤加牛仔裤,甚至脚上蹬得也是运动鞋。梁健认识她至今,头一回见她这么穿,顿时不由得一愣,差点没认出来。



    梁珀本身身段不错,面盘也还可以,虽然有些年纪,但保养不错,今天这么一穿,就更显年轻,仿佛是三十刚出头的少妇,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轻熟女人的魅惑和活力,让人有些移不开目光。



    不过,梁健也算是在花丛中历练过的人,略微失神后,就立即收了心思,站起来,邀请她坐下后,自己也在对面坐了下来,然后问道:“梁主任找我什么事?”这要是梁健心情好的时候,这会儿梁健肯定是要和她开几个玩笑的。只是,这会梁健心里正烦闷,自然也就没这个心情了。



    梁珀见梁健口吻一本正经,立即就觉出了一些不正常。美目在梁健的脸上一打量,就问:“怎么?有烦心事?”



    梁健没想到梁珀感觉这么敏锐,一下就被瞧穿了。不过,这事情,他是不会跟梁珀说的,所以,随便打了个哈哈就把这话带过了,然后问起梁珀来找他是何事。



    梁珀见梁健不愿多说,也识趣地不多问。调整了一下坐姿,就道明了来意。梁珀过来是想请梁健帮个小忙的。



    梁珀找他帮忙?梁健微微皱了下眉头,他现在自己麻烦缠身,哪里还有心思去帮梁珀。正准备开口婉言拒绝,可话还没到嘴边,梁珀就说道:“你放心,不是什么难事。我就是想让你帮我在蔡市长面前说句话。”



    这事情倒确实不是什么难事。只是,因为董斌的事情,梁健和蔡根之间的关系也很微妙。但如果梁珀的事情不是什么大事的话,说句话也应该还能说得着。再加上,梁珀也算是个美女,拒绝美女总是不太容易说得出口。



    于是,梁健想着要是事情不大,那答应下来也无妨。想着便问:“什么话?”



    梁珀道:“这次去江中,我又要和徐申一起。我和徐申之间的关系你也知道,我就想着,你能不能帮我在蔡市长面前提一提,要么我不去了,要么徐申不去了。总之,我是不想再跟他一起出差了!”



    这事情,倒确实不是什么难事。只不过,去江中的事,不是昨天下午就要走了吗?他们怎么还没去?梁健想着就问梁珀:“不是昨天下午就要出发的吗?你们怎么还没出发?”



    梁珀愣了一下,说:“不是啊,是明天中午出发啊!对了,你不是江中出来的吗?怎么蔡市长没安排你一起去?要是你一起去了,说不定徐申就轮不到了。”梁珀说到最后,看着梁健的目光都带上了一丝哀怨。



    梁健经不住她这么看,忙说:“这是组织上安排的,我也不清楚。”



    梁珀站了起来,朝梁健说道:“那蔡市长那边就拜托你了。”



    梁健点点头。梁珀出去后,梁健在办公室待了一会,才出门去找蔡根。他先去了田望办公室。田望办公室的门虚掩着,田望在里面正在伏案疾。梁健敲了敲门,将他吓了一跳。看到他,田望站起来就要迎出来。梁健先一步进去,道:“你坐着。”



    说着,他也走到办公桌对面坐了下来。



    田望看着梁健问:“你来找我还是找蔡市长?”



    “先找你,再找蔡市长。”梁健道。



    田望微微愣了一下,然后问:“找我什么事?”



    梁健便将梁珀和徐申的事情略微加工了一下说了出来。田望听后,皱了下眉头,问:“真有这事?徐申可是有家室的人。”



    梁健诧异地看着他,问:“你不知道这事?”他是真惊讶,徐申对梁珀的追求,政府办里的人恐怕没几个不知道的,田望算一个。



    田望犹豫了一下,说:“之前听也是听到过一些传闻。不过,梁珀之前这样的传闻不少,我也就没当真。”



    梁健想,难道这是男女关系版的狼来了吗?



    梁健看向田望,道:“刚才梁珀过来找我,说这次去江中,要么她去,要么就徐申去,总之两个人不能一起去。我原本也没当回事,觉得梁珀就是闹点女人的脾气,不过后来想想,觉得还是应该重视一下。毕竟是去江中,万一闹出点什么事来,那岂不是丢人都丢到江中去了吗?”



    这么一说,田望也认真起来。他想了一下,问梁健:“你不是待会还要去见蔡市长吗?这事儿,你跟他说也一样的。”



    梁健道:“当然不一样。”说着,他朝田望看了一眼。田望愣了愣,很快就明白过来了。他微微一笑道:“那谢谢梁主任了。”



    梁健道:“说谢太客气了。你帮过我多次,而且,这也就是件小事。”



    两人又客套了几句,然后田望问他:“除了这事之外,还有其他事吗?”



    梁健道:“还有件事,想约你吃个晚饭,明天开始你什么时候有空?”



    田望想了一下,道:“这个真不好说,你也知道我这个岗位身不由己。”



    “我理解。”梁健道:“那这样,你什么时候有空你就什么时候打电话。我等着你。”



    “行。”田望应下。



    然后,梁健去蔡根那边。田望先帮他通报了一声,得到应允后,梁健才进去。梁健刚进去,蔡根就阴阳怪气地问了一句:“怎么?不用照顾项老吗?”



    梁健知道,蔡根是生他的气。但这件事,他别无选择。而他和蔡根之间的关系,也不能就这么僵化掉了。所以,他才来找蔡根。



    梁健弯腰给蔡根赔了个不是。蔡根哼了一声,没理会他。



    梁健虽然感觉面子上有些挂不住,可还得继续。他决定和蔡根摊牌。可能他骨子里还是不愿意相信蔡根是那种不顾民生只顾自身利益的人。现在他手里没了马强,所以如果他能突破蔡根这个关卡,倒也是能弥补马强这个缺失。



    这一点是梁健进门后才想到的。



    他往前走了一步,站到了办公桌的跟前。他这一步,让蔡根的目光从文件当中抬了起来。他看着梁健,面露不悦,冷声问:“还有事?”



    梁健点头:“是有些事想跟您汇报一下。”



    蔡根皱了皱眉头,然后道:“我现在没空,你先回去,有什么事以后再说。”



    “这事迫在眉睫。”梁健看着蔡根,目光丝毫不让。



    蔡根的眉毛之间皱纹更多了,盯着梁健的目光厉色更重。不过他没说话,显然是已经准备听梁健说事情了。



    梁健不等他开口请他坐,就擅自拉开了桌前的椅子,坐了下来。蔡根脸上神色微微变了变,可还是没说什么。



    梁健坐下后,略微整理了一下思路,就开口了。他将他发现的关于东城发电站的事情挑了一些重要的在蔡根面前详细的说了一遍。



    尤其是关于发电站在建设过程中,所存在的资金问题。



    梁健在讲的过程中,蔡根的眉头越皱越紧,脸色愈来愈难看。蔡根的眼睛里甚至都能看到火焰了,不过梁健觉得,这种火焰不是针对他的,是针对董斌的。这是直觉。



    梁健没有多说,他觉得差不多的时候就停了下来,然后看着蔡根,等着他的反应。



    蔡根深吸了一口气,瞬间刚才显露出来的各种情绪都不见了,脸上恢复了平静。这样的功夫,梁健自问还是做不到的。



    “你说的都是真的?”蔡根声音平静地问梁健。



    梁健点头:“千真万确。”



    蔡根看了他一眼,顿了顿后,忽然道:“可是我派去查账的人并没有发现你所说的问题。”



    梁健愣了一下,蔡根派人去查过帐?这事情,他怎么不知道?不过,他很快就想明白了这个问题。



    董斌背后势力强大,发电站这个项目又不是简单的项目,蔡根查账肯定是暗中进行的。梁健不知道也是正常。



    不过,梁健很确定,小五给他的资料是不会有错的。那么,应该是蔡根派去查账的人查出来的结果有问题。这样的话,就有两种可能,一种是蔡根派去的人有问题。一种是,发电站那边早有准备。



    这话,梁健不好直说,但梁健还是拐着弯地说了一句:“虽然我不清楚这其中有什么问题,但我能用我的人格保证,我所查到的都是真的。”



    “那你的意思是说,我派去的人有问题?”蔡根眯起了眼睛,刚刚平静的脸庞上又浮现了一丝怒意。显然,作为一个上位者,被人质疑,是权势被挑战。这样的行为,再好的领导也总是会有些反应的。



    梁健回答:“也可能是发电站那边早有准备。”



    蔡根沉默了。梁健也不说话了。



    过了好一会儿,蔡根忽然盯着他,打破了沉默:“我问你,马强的失踪是不是你做的手脚?”



    蔡根忽然提到马强,让梁健心中一惊。他听了这话后,立即就想,难道董斌已经对马强下手了?



    这么一想,心中不由得又是一惊,虽然他可以说是讨厌马强这个人,但毕竟也是一条人命。所以,梁健甚至都没多想,就焦急地问道:“马强失踪了?怎么会失踪的?他不是被检察院的人带走了吗?”



    “检察院?”蔡根皱紧眉头:“怎么又跟检察院扯上关系了?”



    本来自&#:///(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