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2撕破脸-权路迷局 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址_365bet线上娱_365bet注册开户

权路迷局

522撕破脸

笔龙胆2018-3-6 16:51:44Ctrl+D 收藏本站


                    这一天,姜仕焕的话一直在梁建的脑子里来回的响。尤其是,姜仕焕说梁建或许可以试试去争取一下市委秘长的位置。



    市委秘长这几个字,让梁建想到和向阳之间的交易。梁健的心动又多了几分。



    到快下班的时候,朱明堂那边还没有丝毫消息传来,梁建犹豫了一会,掏出手机给唐一打了个电话。



    电话一接通,唐一就说到:“我等你这个电话等了很久了。”



    梁建微微一惊,难道唐一已经知道他打这个电话是为什么事了?



    “晚饭过来一起吃吗?”不等梁建说话,唐一又说道。唐一的态度还算客气,梁建接着还有事情要他帮忙,自然也不想现在就跟他把关系弄僵了。所以,他一说,梁建就同意了。



    既然待会要见面,电话里也不必多说。挂了电话后,梁建又给项瑾去了个电话说明了一下。



    下班时间一到,梁建就收拾了东西驱车往唐家驶去。



    唐一一直住在唐家的老宅子,门口的新门卫经过上次的事情,已经将梁建的脸给记住了。梁建一到,他立即就放行了,还恭敬地喊了一声唐少爷。梁建本来要迈进去的步子又停下了,转头看向这位门卫,后者弓着腰站在那,有些诚惶诚恐。梁建本来想跟他说不要喊他唐少爷,他不习惯,可见他这样,话又吞了回去。



    唐一在餐厅等着他,梁建一到,刚打了个招呼就开饭了。桌上,还是就他和唐一二人。两个人像是陌生人一样,一句话不说沉默着将肚子填饱后,唐一就站起来招呼梁建去房。梁建跟了上去。



    “把门关上。”梁建刚走进去,就听得唐一吩咐。梁建转身将门关上,回过身的时候,唐一已经在椅子里坐下了。



    “坐。”唐一指了指茶几另一边的椅子。梁建坐了过去。唐一看了他一眼,问:“你今天来的目的,向阳已经跟我说过了。我呢也不跟你打哈哈,你毕竟也是唐家未来的接班人,我就直接说了,那块地是不可能给向阳的。”



    梁建听到这话,顿时就怔了一下。原本唐一叫他过来吃晚饭,梁建还以为这件事有可以商谈的机会呢,哪想到他还没开口呢,唐一就给了他这样一个答案,言语间一点余地都没有给梁建留。梁建的脑子里一下子就想到当时董斌的事情唐一的态度,当即就愤怒了起来。梁建寒下脸来,情不自禁地开口嘲讽道:“我这个唐家未来接班人的身份,你确定不是拿来哄三岁小孩的吗?”



    “你是三岁小孩吗?”唐一皱了下眉头,反问道。



    梁建哼了一声,道:“我自然不是,所以你也不要拿唐家未来接班人的这个名头来说事,你自己说,我这个名头顶着除了帮你们把老唐给拉回了唐家之外,还有什么用吗?”



    唐一也沉下脸来,斥道:“难道我唐家帮你的还少?要不是我唐家帮你,就上次你惹得那个董斌,就够你喝一壶了!梁建,你不要好赖不知!”



    唐一不提董斌还好,一提梁建就更加生气了。当时梁建来求他帮忙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地就拒绝了。他口口声声说他是唐家未来的接班人,可在遇到事情的时候,就把他从唐家推了出去。现在竟然还好意思说要不是唐家帮他……梁建气极反笑,道:“我好赖不知,那你倒是说说,董斌的事情,你唐一又在背后出了什么力?”



    “呵呵!”唐一冷笑了起来:“好!既然你觉得唐家什么都没帮到你,那你今天还来干嘛!你可以走了!这里不欢迎你!”



    梁建坐在那里没动,冷笑了一声,道:“这里是唐家,我是老唐的亲生儿子,这里欢不欢迎我,应该轮不到你来说?”



    唐一愣了一下,应该是没想到梁建会这么说。但他顶多就愣了一秒钟,马上就又冷笑着说道:“你要是姓唐确实轮不到我来说,可你姓梁!你虽然是老唐的儿子,但你别忘了,你还没入族谱呢!既然没入族谱,那顶多就算是个私生子!”



    梁建虽然跟唐一吵了起来,但从唐一口中听到私生子三个字,还是让梁建呆住了。他没想到,当初帮着老爷子老唐劝他承认是唐家人的他,竟然也会在今天说出这样三个字。



    “好!别忘了你今天说得这个话!”梁建站了起来,盯着他说完后,就头也不回地出去了。



    一路出去,梁建都寒着脸,路上碰到跟他打招呼的唐家人,也是视而不见,毫不搭理。走到门口的时候,那位门卫又喊了他一声唐少爷。这一声唐少爷,让梁建心中的怒火一下子就绷不住了。



    梁建停下脚,转头盯着那位门卫,寒声质问:“谁告诉你我姓唐?”



    “是……没……没人告诉我!”这门卫似乎被梁建吓到了,一时间话都说不完整了。



    “记牢了,我不姓唐,我姓梁!”



    “是!唐……不对,梁少爷!”门卫低着头,身子都躬成了九十度。



    梁建见他这样,被愤怒充斥的心忽然一下子就冷静了下来。他深吸了一口气,跟这位门卫道了一声:“起来,刚才我不好,不该冲你发火。”



    门卫还不敢站直了身体,有些不敢相信地看了梁建一眼。梁建没再跟他多说,转头出去了。



    回去的路上,他吹着风,心里已经彻底的冷静下来了。对于刚才他跟唐一之间的冲突,他一点也不觉得后悔。他从来都不喜欢被人利用,唐一之前利用了他,是他自己笨,他认了。可既然如今唐一觉得他已经没什么好利用的了,甚至连私生子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那他肯定也不会再委屈自己贴上去。这一次撕破脸也好,至少他可以在心里下定了决心,从今往后跟这唐家划清关系。当然,唐家是唐家,老唐是老唐。梁建虽然对唐一生气,但这点理智还是有的。这些年,老唐为他做的,他心里也都是记着的。



    不过,这么一吵,唐家那块地的事情,肯定是不用想了。既然地的事情不用想了,那么向阳那边肯定也就不用想了。想到此处,他就找到向阳的电话给他发了条短信:不好意思,地的事情我无能为力,我们之间的交易作废。



    梁建没给向阳打电话说这个事情,是不希望到时候又吵起来。吵架伤神伤身,刚才跟唐一吵那一架已经够了。梁建短信发过去后,向阳那边一直没回音。梁建起先还有些担心万一向阳没看着怎么办,不过,很快他就将这些担心都放下了,既然都不打算跟向阳做这个交易了,那还去想这些干什么!像向阳那种人,只要梁建这边没有进展,他肯定不会先出手去帮梁建的。所以,梁建根本用不着担心什么。



    只是,如此一来,梁建原本的计划就需要改变一下了。梁建车子开到家门口的停车位上后,在车里坐了好一会,才出来。他需要好好冷静地思考一下。



    回到家里,项瑾倒是有些惊讶,问他:“今天怎么这么早?”



    梁建不想她担心,找了个借口糊弄过去了。等孩子都睡着后,梁建嘱咐项瑾先睡,他自己则去了房。



    岗位调动的事情就在眼前了,不能拖,所以梁建得尽快想出一个新方案来。他要是想坐上市委秘长的位置来,肯定得做一些什么让那些决定这个位置谁来做的人知道他的存在,并且生出想让他来坐这个位置的想法来。如果梁建什么都不做,让那些人自己想起,那基本上是属于痴人说梦了。梁建到北京后这一年多时间,可没什么建树值得那些人去关注。所以,梁建要是想坐那个位置,还得自己想办法走门路。



    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梁建心里清楚。但,姜仕焕的那句话还在他的耳边。权力,才是他手里的拳头,他只有有了这个拳头,才能真正得做些为民谋利的事情,才能把类似董斌这些人绳之以法。



    梁建连着抽了三根烟后,找了一张纸,拿过笔,在纸上写下了几个名字。这几个名字,是他认为能在他调动的这件事上帮到他的人。



    项部长,蔡根,朱明堂……写下朱明堂的名字后,梁建犹豫了一会,又拿笔划掉了。朱明堂虽然是北京市委组织部部长,但这个市委秘长位置的人选,他要说话还是勉强了点。如果这次他能再往上一步,或许有点可能。但是,先不说他能不能往上,就现在梁建和他之间这个微妙关系,他也未必会愿意开口帮他说话。毕竟,这种事你推荐了一个人,多少会得罪这个竞争队伍中的其他人。



    朱明堂划掉后,就只剩下项部长和蔡根两个名字了,梁建想了想,又划掉了项部长的名字。项部长已经帮了他很多了,上次他带着他去找向阳,梁建已经于心不忍,不能再让他因为自己的事情而奔波了。而且,他上次也说过,上次是最后一次。



    这样一来,只剩下蔡根一个人的名字了。梁建看着蔡根的名字,忽然有些泄气。上次董斌的事情后,梁建觉得蔡根未必愿意全力帮他,这件事要是只去求蔡根一个人帮忙,那十有**是不太可能会成功的。



    如此一想,梁建心里不由得动摇起来。他想,要不再等上一等?再等一个一年,两年,或许就能成了。



    可是这个念头刚出来,梁建又自己否定了。他心里清楚,如果这一次的机会没把握好,那么下一次这个位置空出来,最起码得三四年后,甚至更长。



    【作者题外话】:我的公众号“行走的笔龙胆”,大家都在这里玩。期待你。



    本来自&#:///(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