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9.第528章折中主意-权路迷局 365bet最新投注备用网址_365bet线上娱_365bet注册开户

权路迷局

279.第528章折中主意

笔龙胆2017-4-21 17:12:18Ctrl+D 收藏本站

    等孟春晓离开之后,梁健才拿起了电话,给胡英打电话过去。“晚上有空吗啊?”“你已经回到镜州了?”“是的。”“那好,晚上到七星岛。”“……好吧。”

    胡英问道:“怎么,不喜欢去七星岛吗啊?”梁健:“不是,主要是七星岛那边好像比较热闹。”胡英:“我们岔开了时间段过去,康丽我有段时间不去了,一定邀请我过去一趟。”

    梁健之所以迟疑,是因为想到那天和康丽之间,喝多了酒,已经发生了那样的关系,如果这次胡英一起去,不免和康丽都会感到尴尬。如今胡英要去,他也只能:“我这里下班了过去,可能稍微晚点。”

    胡英:“那好,我会早点去那边等你。”

    这次康丽没有将他们安排在那间别墅,那天她和梁健就是在那里发生关系的,也许她是为避免奇怪的感觉,才没有安排到那间别墅。

    不过这间湖心包厢也很是不错,四周围绕着水面,令人心旷神怡。上菜之后,胡英:“康丽,上次我突然有事去了宁州,那天你们喝得还好吗?”康丽神色一滞,就朝梁健看了一眼:“胡书记,我好不好,不算数,这要问梁书记了。”

    那天晚上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梁健感觉上,就仿佛是自己的背叛了胡英一次,心理上还是很过意不去。但是,他也知道,除非胡英自己发现了,否则他是不会告诉胡英,他与康丽之间,发生了那层关系。他认为,那对胡英是一种伤害,尽管他没与胡英有过婚姻,也不必对她承担什么义务,但是没有外化的约定似乎存在于他们之间,他却去打破了。

    梁健道:“有康总在,从来没有一次是喝得不好的!”康丽马上接上去:“这可是梁书记的,那今天也不能意外,必须喝好。”

    胡英朝康丽仔细看了眼,然后:“康丽,今天的任务主要是谈事情啊,不是喝酒啊!”康丽笑:“谈事情,是我把两位领导骗过来的借口,其实是想见见你们。跟你们喝喝酒,聊聊天。”

    胡英笑着朝康丽点了点:“你呀康丽!这么来,你是不用谈事情啦?”康丽马上又:“那不是,事情还是得谈啊!”梁健:“康总,你赶紧吧,你要谈的是什么事情?”

    康丽:“这事情,前段时间,我也跟梁书记汇报过。就是想要去向阳坡镇投资,开办高级农庄的事情。”梁健:“这事情,的确已经起过了啊,你先去向阳坡镇踩踩点,看一看吧。”

    康丽:“本来,我想等到明年再启动这个项目,不过,我现在想早点启动了。”胡英转向康丽问道:“为什么要提早。”康丽道:“时机就在这一两年了。最近向阳坡镇搞的羊锅节,一下子把休闲向阳的知名度提升了许多。就在我的微信圈当中,十个人当中,就差不多有五个人转发了关于羊锅节的图片。按照这个趋势,明年休闲向阳会大火。”

    梁健笑着:“向阳坡真是借你吉言了!”康丽:“休闲向阳的理念真的不错,特别是对于床单、碗筷洗涤、食材培植的公开,虽然是事,但却是细节到位,对顾客就是一种尊重,很受游客的欢迎。这样的服务如果能够坚持和鼓励下去,肯定能够迎来乡镇旅游的辉煌。在这个辉煌到来之前,我希望能够在其中,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

    梁健端起了酒杯,主动敬康丽:“绝对欢迎康总带领自己的团队,到向阳坡发展。”胡英也端起了酒杯,:“我也来陪陪两位,希望你们能合作愉快!”

    三个人酒杯碰到了一起。喝了这杯酒,康丽就:“梁书记,如果你明天有空,我希望你能陪我去一趟向阳坡镇,不知道这个要求,算不算是太过分呢?”梁健笑道:“当然不算。本来,我这两天,都排满了调研。不过,你这么大的老板要去向阳坡镇投资,我当然是要全程陪同了!”

    胡英笑看着康丽:“还不主动,敬敬梁健啊?”康丽:“敬是要敬的,不过我想先敬敬胡书记,如果不是胡书记,我哪能认识梁健啊!”这话听起来,怎么感觉别扭,康丽马山改口:“不认识梁健,我不定没有机会去向阳坡镇投资了!”

    胡英:“我知道,你的意思是,一定要把我也拉上!”康丽:“如果胡书记不一起喝,感觉就少了什么。”胡英:“如果不是喝酒,而是其他事情,你能这么想着我就好了。”

    大家笑着,还是把酒都喝了下去。康丽:“你们慢慢聊,我还得出去忙一下。”胡英:“又把我们扔在这里啊?”康丽:“虽当这儿一个经理,可就是身不由己啊!你们慢慢喝着,我呆会就过来。”

    梁健:“我们等你,赶紧过来。”康丽:“知道了。”

    其实,梁健和胡英的确也需要一点独处的时间,事情。康丽当然也清楚,所以特意走开了,挪出一点时间给他们。康丽每次出去,都会对服务员特意交代,如果里面没有让服务员进去的需要,让她们不要去打扰。

    胡英放下了筷子,问梁健:“这次,匆匆去了北京,又匆匆回来,是为了什么事情啊?”

    这就要触及最核心的问题,梁健看着胡英,问道:“你真的不会嫁给我吗?”胡英嘴巴微微一张,但是没发出声音,就闭上,她点了点头。

    梁健目光没有收回,仍旧盯着胡英:“你真的希望,我和别人结婚吗?”胡英眼中顿生惊讶:“你有结婚的对象了吗?”梁健:“我先问你的,你真希望我和别人结婚吗?”

    胡英脸上露出艰难的微笑:“不是希望,我认为你应该找一个人结婚。”梁健又盯着胡英看了一会,她并没有收回自己的话。梁健:“那我可能就要结婚了。”

    胡英此时却已经释然:“那祝贺你,能让我知道对方是谁吗?”梁健:“项瑾。”胡英却并没有惊异,仿佛她找就已经猜到了:“这很好,这个女孩子不错的,我也蛮喜欢。”

    梁健笑笑:“你喜欢就好了。”梁健感觉自己这么,很有些别扭。不过他真找不到其他的话了。胡英:“关键是你自己要喜欢,结婚是一辈子的事情。”梁健:“她让我去北京。”

    “什么?去北京?”胡英对梁健要结婚是可以接受的,但是对于梁健要离开镜州,乃至要离开江中,她却始料未及,“可是你在这里,已经有了很好的基础。”梁健:“如果我不去北京,她是不会嫁给我的。”

    胡英默默地点了点头,克制着自己因为无法接受这个突然的消息,而产生的强烈情绪:“去北京。那也不错,或许会有一个更加广阔的空间。”

    梁健目光抓住胡英漆黑的眸子:“真觉得,我去北京也好?”胡英不能不好,她:“如果,从你个人的发展来,你能继续在镜州、江中这么一步步上去,我觉得会更好。但是,涉及到你结婚的事情,去北京发展也未尝不可。”

    梁健忽然:“我今天想听到的,是你的真话,如果你,我不应该去北京,我就不会去了。如果你,让我去,我就去。”

    胡英一下子感觉压力巨大,似乎梁健的一生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但是她潜意识里,就已经设定,自己是无法与梁健结婚的,她也无法给予梁健一个温暖的家庭。在这个潜在的设定下面,胡英无法阻止梁健去建立一个新的家庭。

    胡英:“你去吧。”“真的这么想?”“真的。”胡英似乎为避免情绪直接流露出来,就转过脸去。

    梁健其实心里,很有些怨,怨胡英这个时候,为什么就不能一句实话。从她的神色,他完全已经看出了,她就是不舍得他离开镜州的,更不舍得他从她生活之中消失。当她却就是那么强忍着。

    如果她,你不要与任何人结婚,我们永远在一起!梁健是会赴汤蹈火,与她在一起的!但她就是不!想到这,梁健就有些赌气地站了起来,对胡英:“我菜吃饱了,酒也喝好了,我们的谈话,你也给了我答复,现在没我的事了,我先回去了。”

    胡英惊愕地看着梁健,仿佛被梁健的反映惊住了,她机械地点了点。到此刻,梁健都希望胡英能够一声:“你别离开。”但是胡英并没有。

    梁健就推开了门,走出了湖心餐厅,沿着栈桥,向着岸上走去。服务员也是一惊,康总他们会一直在里面等她,她们没有想到梁健会这样带着不快的情绪离开,就赶紧打给康丽。

    康丽接到电话,赶紧跑到农庄门口,想要拦住梁健,却见梁健已经上了车子,他的专车已经启动,义无反顾地驶出了农庄。

    康丽也来不及拦阻梁健,就赶紧跑回湖心餐厅,只见胡英静静坐在那里,已经泪流满面。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